喜迎六十岁生日,温暖童年记忆传承童心表达

在中国少儿期刊的发展史上,《儿童时代》有着特殊的影响力。“读着《儿童时代》长大的”,是几代人温暖的童年记忆。

60年,累计读者超过3亿,新中国第一本少儿期刊《儿童时代》以这样一份“成绩单”,迎来自己的60岁生日。60年,它伴随着一代又一代读者的成长,成为他们人生历程中一份温暖的童年记忆。60年,几代的作者、编辑和读者共同创造了这本少儿期刊的经典与辉煌。

由宋庆龄创办的新中国第一本少儿期刊《儿童时代》5月23日迎来60岁生日。自1950年创办以来,《儿童时代》引领了一代又一代少儿的成长历程,累计读者已超过3亿,成为几代人温暖的童年记忆。“宋庆龄创办《儿童时代》60年”庆典活动昨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陈至立,中国福利会主席胡启立,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中国福利会副主席鲁平发来贺信和题词。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定华,市委宣传部、市教委、市妇联、团市委、中国福利会领导以及教育界、文学界、出版界等社会各界专家出席了本次活动。

初创期 汇聚“大人物”给小读者讲故事

《儿童时代》创刊以来,得到很多作家、画家的关心和支持。巴金、冰心、老舍、季羡林、秦牧、陈伯吹、任溶溶、苏步青、高士其等很多作家都为《儿童时代》撰过稿;程十发、韩美林、黄永玉等许多画家都为《儿童时代》画过封面。老社长冯秉序还记得,50年代末他去北京向袁鹰组稿,聊起冰心在《人民日报》副刊上发表的《再寄小读者》,觉得很适合《儿童时代》。经袁鹰介绍,他拜访了冰心先生。冰心听说是儿童时代社的编辑,十分乐意把《再寄小读者》给《儿童时代》。以后冰心每期都按时寄来稿子,对编辑提出修改意见也虚心接受。复刊以后,冰心又为《儿童时代》写了《三寄小读者》。

俞正声在贺信中对《儿童时代》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儿童时代》犹如撒播幸福的种子,滋润了几代人的成长,在丰富少年儿童精神文化生活、提升少年儿童素质、培养祖国建设优秀人才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成为全国著名的优质文化品牌。”希望儿童时代社“秉承宋庆龄先生的办刊思想,深怀对孩子们的无限热爱,努力把《儿童时代》越办越好,帮助孩子们都能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当前还要借世博会举办之机,倡导孩子们争做世博小主人、文明小使者,启迪孩子们汲取世博精神,立志把我们的城市、我们的祖国建设得更加美好。”

新中国成立初期,优秀的儿童书刊非常匮乏。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决定由中国福利基金会(中国福利会前身)尽快创办一份儿童杂志。1950年4月1日,《儿童时代》创刊号问世,这个刊名既是因为它的读者处于儿童时代,更重要的含义是希望它伴随小朋友奔向新时代。

著名画家张乐平和《儿童时代》也有着很深的情谊,经常为杂志作画。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以后,张乐平创作了“三毛爱科学”,在杂志连载后,广受小读者的喜爱。每个历史时期有影响的作家如王安忆、铁凝、秦文君等都会把他们的作品提供给《儿童时代》,一如宋庆龄先生所倡导的“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永远为处在儿童时代的小读者服务,是《儿童时代》的光荣而幸福的任务”。宋庆龄先生的这句话是《儿童时代》编辑们代代相传的“传家宝”。第一任主编郝天航说起这样一件事情,50年代初参加少年儿童团文艺创作颁奖大会,宋庆龄先生前来为获奖者颁奖。当她知道郝天航的作品《金斧头》获一等奖,特别亲切地关照他:“你回去后,一定要和大家一起把《儿童时代》办好!”她还经常关心《儿童时代》的内容,对质量要求十分严格。

在庆典会上,新老作家、编辑和几代读者欢聚一堂,任溶溶、秦文君、梅子涵、张秋生、周锐等作家获得了由小读者评选出来的荣誉奖,五位小读者荣获“阅读小超人”称号,还有三个家庭获得了“喜阅家庭”的荣誉。这些家庭都和《儿童时代》有着特殊的情缘,其中郭薇捷家庭精心收藏了100多本老杂志,还保存了60年代的邮局订单。

中国中福会出版社副总编辑陈苏告诉记者,当时《儿童时代》体裁非常丰富,不仅有小说、童话、诗歌,还有儿童歌曲、相声、童话剧,以最大努力给孩子们提供健康的精神食粮。

在宋庆龄精神的感召下,编辑们为孩子们精心办刊,栏目设置、文章的选用都力求贴近儿童。从上世纪50年代的“啄木鸟”、60年代的“万宝全爷爷”、80年代的“我的儿童时代”、“知识宫”,90年代的“心博士”,到如今的“快乐阅读”、“神秘魔方”,《儿童时代》开设了许多独创性的名牌栏目,培养了许多有影响的作者,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近年来,《儿童时代》传承优秀,坚持高尚的品格,融文学性、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体现出时代特色和童年精神。今后,中国福利会出版社将以《儿童时代》为品牌核心,打造集出版、创意、阅读、研究、服务为一体,具有多种功能的儿童文化产业基地,让经典杂志不断焕发新的光彩。

上世纪50年代,革命传统教育在《儿童时代》上占据显著位置,但是如何才能使广大少年儿童喜闻乐见?时任副社长孙毅曾向宋庆龄请教这个难题。宋庆龄听了微笑着说:“孩子毕竟是孩子,大道理怎么让孩子懂呢?要按孩子们喜欢的搞。比如我们这儿有个小时候是放牛娃参加革命的,可以叫他讲讲童年故事嘛!”

《儿童时代》60年的辉煌离不开读者支持。读者郭薇婕的家中至今珍藏着100多本《儿童时代》和60年代的征订单。她是看着《儿童时代》长大并由此对绘画产生了兴趣。后来在美院学习时,她还经常临摹《儿童时代》的封面作品,她说,那一刻,她感觉有一位无形的老师在引领着自己走进艺术的殿堂。

宋庆龄的话让编辑的思路一下子开阔了。他们约请抗日英雄吴运铎在刊物上办《红色少年讲座》,讲他亲身经历的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生动的传记文字,深深吸引了小读者。此后,一个多侧面的由名家自叙童年生活的栏目《我的儿童时代》开辟出来,丰子恺、苏步青、侯宝林、季德胜等数百位各行各业的著名人物在此“登台”,展现出几代中国人历经磨难而不懈追求的精神风貌,栏目大受小读者欢迎。

白族读者菡芳在14岁那年的某一天,在昆明湖边偶遇宋庆龄奶奶,宋奶奶听说他将来的志向是当作家,就鼓励他给《儿童时代》投稿。后来,老师把他的习作《金八哥》寄给了《儿童时代》。没多久,菡芳平生第一篇小说发表了。编辑部还给他寄来一封很长的信,鼓励他坚持不懈地多读多写。这段难忘的经历不仅使菡芳走上了文学道路,他的一双女儿也因为从小读《儿童时代》,成了“白族姐妹作家”。如今他的外孙也成了《儿童时代》的忠实读者。

《儿童时代》创刊号印数为2000册,半年后达到1.7万册,到1955年发行量已居全国同类刊物之首。80年代,《儿童时代》销量最高达到了120万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