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抓幼儿文学创作与研究,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

接力出版社目前有少儿分社、青少年分社、婴幼分社3个分社,其中婴幼分社是成立最早的分社。据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透露,今年婴幼分社预计年出版图书270个品种,年发货码洋将突破3亿元。

图片 1

接力出版社近日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中国原创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

接力出版社对婴幼儿文学的重视由来已久,从1990年建社以来,始终把婴幼儿文学的出版放在很重要的位置。白冰认为,做好婴幼儿文学图书的创作理论研究和出版工作,是少儿出版工作者的职责和使命,“‘人’字由一撇和一捺组成,婴幼儿文学担负着书写‘人’字一撇的重要使命。系好人生的第一颗纽扣,要从婴幼儿时期开始。从这个角度来讲,婴幼儿文学有着其他文学不可取代的功能和价值”。

2017年5月8日,“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新闻发布会现场。接力社
供图

李敬泽、高洪波、金波、秦文君、徐鲁、汤锐、朱自强、陈晖、李敏谊、瞿亚红、杜传坤、胡华、崔昕平、刘颋、刘秀娟、陈香、刘丙钧、郑春华、王一梅、萧袤、熊亮、吕丽娜、李岫青等20余位专家学者、作家、画家、评论家参会,白冰等作为主办方代表参会,参会媒体20余家。整个研讨会严谨、活跃,与会者围绕“幼儿文学的边界与特征”主题进行了生动严谨的切磋、讨论。

成立婴幼分社 设立相关奖项

重视原创,是接力出版社自建社至今的传统。早在十几年前,接力出版社推出的原创儿童文学出版物就曾创下惊人销量。

会后,第二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征稿倒计时6个月启动仪式举行,与会嘉宾们齐聚一堂,共同见证第二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征稿倒计时启动。启动仪式上,接力杯双奖评委会主任高洪波,接力杯双奖组委会副主任、秘书长白冰与金波共同呼吁——希望有更多的作家、画家拿起笔来为幼儿写作,为幼儿读者描画出一个快乐美好的文学世界。

在2008年成立专门的婴幼图书编辑部前,接力出版社已经出版了很多优秀的婴幼儿文学作品。

“蓝精灵”“巴巴爸爸”“鼹鼠的故事”“鸡皮疙瘩”“荒野求生”“怪物大师”……接力出版社拥有众多经典畅销书品牌,这些图书品种发行码洋都已经过亿,只靠着它们的不断加印,接力出版社就可以活得舒舒服服。

图片 2

比如在儿歌、童谣、童诗方面,出版了儿童文学作家金波主编的“中国传统童谣书系”等;在童话、故事方面,出版了郑春华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系列”“围裙妈妈和小饼干系列”等。在原创图画书方面,出版了《乌龟一家去看海》《章鱼先生卖雨伞》和“没想到婴儿创意图画书”等。2001年,接力出版社还创办了婴幼儿刊物《小聪仔》,现在年发行量达到200万册,已经译介到东南亚等多个国家。

“这些经典畅销品牌卖得越好,我们就觉得做原创的责任越重。”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说,“我们提出不能只过舒服日子,必须居安思危、主动作为,因为接力社的编辑们始终希望,中国孩子能够阅读到更多中国的少儿图书。”

边界”和“特征”抓准了要害

为了加强婴幼儿文学的出版工作,2008年,接力出版社设立了婴幼读物编辑部,当时有5位编辑,年出版图书60种,年发货码洋2500万元;到2013年度,婴幼读物编辑部改制为婴幼读物事业部,共14名编辑,年出版图书200种,年发货码洋9700万元。2018年,婴幼分社成立,编制32人,下辖4个编辑部,其中就有专门出版“婴幼儿文学”的婴幼文学编辑部。

设立两奖扶持原创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 李敬泽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推动婴幼儿文学的繁荣和发展,扶持婴幼儿文学的新人新作,2015年,在金波的授权下,接力出版社设立了“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目前,首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获奖作品均已出版,第二届征稿工作也已经开启。

2017年,接力出版社自筹大笔资金设立了两个奖项——“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两个奖项直指当下原创儿童文学创作中薄弱的两类题材,就是幼儿文学和儿童中短篇小说。这是接力出版社2017年在助力原创方面的最大举措。

图片 3

白冰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在设立“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前,一开始是想命名为“金波儿童文学奖”,在征求金波的意见时,他不同意叫儿童文学奖。他认为,幼儿文学很重要,幼儿文学的创作理论研究应该引起社会方方面面的重视,要设立这个奖项就要命名为“幼儿文学奖”。这个奖要扶持幼儿文学新人新作,推动幼儿文学理论研究工作,呼唤全社会对幼儿文学的支持。因为,幼儿文学的创作和研究是中国幼儿文学腾飞的双翼,缺一不可。

众所周知,具有强大市场号召力的作家只有少数几个,更多的时候,做原创少儿图书费时费力,产生的码洋、利润与一般畅销书相差甚远。接力出版社近年来在儿童文学方面坚持“两手抓”。一方面,不断推出一流名家的新作,金波、曹文轩、秦文君、郑春华、葛冰、黑鹤……纷纷在接力社出版新作;另一方面,也下功夫推广像袁博这样的新秀作家。“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和“接力杯”曹文轩儿童小说奖的设立就是为了挖掘新人新作。

18岁前,尤其是0—6岁的孩子,判断力尚未完全成熟,这一时期,他们的阅读选择要靠成人代为决定。不过,成人的感觉不能直接等同于孩子的感觉,成人的选择更不能忽略孩子本身的感受。幼儿文学是大人们建构出来的文学,因此,“我的感觉”和“你的感觉”能不能合二为一,这是对幼儿文学作家提出的最大考验,同时也是对幼儿教育、幼儿心理学研究、实践的考验,我们还需付出更多努力。

尝试分级出版 强化理论构建

其实,以金波和曹文轩命名设立两个奖项不是攀比,更不是跟风,这个想法在接力出版社由来已久。早在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3年前,白冰就有此提议。原因在于,不少年轻创作者没有经历过中短篇的历练,一上来就创作长篇小说,在故事结构上经验非常欠缺,长此以往令人担忧。幼儿文学则是在儿童成长中最重要的、最需要高质量的文学样式,现状却是创作乏力。

本次理论研讨会主题中“边界”和“特征”这两个关键词,抓准了幼儿文学的要害——孩子是什么样的孩子?我们期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孩子?在这两个既是“边界”也是“特征”的复合之问里,满含我们的焦虑,而化解这样的焦虑,正是这次理论研讨会的价值和意义:在“边界”和“特征”的双重限定里,我们要知道哪种判断、哪种选择可以既是孩子们喜欢的,也是成年人期待的。

对于接力出版社婴幼儿文学出版的发展规划,白冰透露,将在婴幼儿文学分级出版方面做一个尝试,把幼儿文学的读者对象分为婴儿、幼儿、小学低年级学生,以及家长和幼教工作者。婴儿文学的接受对象是0—3岁的婴儿,幼儿文学的接受对象是4—6岁的幼儿,幼儿文学也是家长、老师教育孩子最得心应手的工具。

本身就是儿童文学作家的白冰坦言,设立两个奖项除了可以提高年轻创作者写作的能力,根本目的还是希望他们多学习金波、曹文轩两位儿童文学作家为孩子创作的认真态度,乃至学习两位作家的为人之道。让白冰感到惊喜的是,投稿作品中确有不少优秀之作,“所以,投入虽大,但一年哪怕挖出一个新人来也值了”。

幼儿文学事业的不断进步、发展和成熟,除逐步建立起幼儿文学独特的文学、审美、社会、心理价值谱系外,还需要确认幼儿文学在整个儿童文学中独特而饱满的“边界”和“特征”。我相信,在座各位,特别是像金波老师、高洪波老师这些前辈的推动下,在接力出版社这样极具责任感的出版机构、各家媒体的努力下,幼儿文学的发展和繁荣指日可待。

白冰认为,如果把婴儿文学和幼儿文学区分开来,两者都会获得新的疆土和空间,婴儿文学的图书品类和艺术特征将更加明显,幼儿文学的疆土也会重新被拓展。目前,接力出版社出版的婴儿图书已经达到210种,而幼儿图书动销品种有上千种。随着国家二胎政策的施行,婴儿读者的增加,婴幼儿图书市场的刚需将持续增长。

精益求精打磨绘本

幼儿文学是了不起的文学

同时,白冰还希望,以此培养出一批专注于婴幼儿图书创作的作家、画家。他举例说,日本作家木村裕一一直专注于婴儿图书创作,已出版婴儿图书五六百种,是日本个人图书销售量最大的作家之一。“我们也希望中国会出现这样的作家和画家,出现这样的成功案例。”

原创图画书是接力出版社近两年崛起的门类之一。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 高洪波

除了优秀文学作品外,白冰说,接力出版社还将继续强化幼儿文学理论的构建,将不定期举办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每年出版1—2种幼儿文学理论专著。中国婴幼儿文学的创作和理论研究都需要培养新人,各个高校需要设置幼儿文学课程。因此,接力出版社希望能邀请专家学者一起编写幼儿文学教材,为学生以及婴幼儿文学理论、评论的热爱者提供借鉴。

华人画家郁蓉凭借《云朵一样的八哥》获得第24届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金苹果奖”,这是中国作品首次获得这个奖项。彭懿和九儿创作的《不要和青蛙跳绳》入选了多个重要推荐书单,社群电商平台一下就包销了几万册。由黑鹤和九儿创作的新作《鄂温克的驼鹿》也打磨了两年之久,在今年的博洛尼亚童书展上,很多国外的出版机构都表达了版权购买意向。

图片 4

获奖、畅销绝不是偶然,原因在于两个字——“韧劲”。看似简单的图画书,在接力出版社,基本每个品种都要打磨一两年才能出版,像《乌龟一家去看海》,打磨了3年才推出。

幼儿文学是了不起的文学,幼儿文学创作有四大标准:

此外,接力出版社还在尝试用图画书的形式做主题出版,帮助孩子们理解人类经典之作。2018年,接力出版社出版了《资本论(少儿彩绘版)》,让少年儿童走进马克思社会经济形态的巅峰之作,让人类政治思想的经典之作为孩子建构知识体系。未来,接力出版社还将站在人类智慧的制高点,策划出版《共产党宣言(少儿彩绘版)》等人类政治思想经典巨作的少儿版。

第一个标准是“哲思与诗意”——比如,日本作家佐野洋子的《活了100万次的猫》哲思、诗意并存,我曾经把这个故事讲给一个4岁的孩子,孩子听着听着,泪光闪烁。

一本本质量上乘的图画书,让圈内人看到了接力出版社精益求精的态度。于是,机会找上门来。白冰兴奋地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现在已有国外作家、画家开始把首版作品交给接力出版社出版,由接力社在全球卖版权。

第二个标准是“幽默与童趣”——我一直坚信,每个小不点儿天生都有幽默感,都富于童趣,随着年龄增长,这些也许会被遮蔽。因此,在幼儿文学创作中,保有幽默和童趣至关重要,而这是世界幼儿文学的共识。

当前,以去库存、补短板为主要内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深入进行。对于中国出版业来说,最大的短板就是原创出版。所以,强化原创力无疑是出版社供给侧改革的主要任务。

第三个标准是“语言与读者”——幼儿的语言是浅语,这包括童谣儿歌和童话故事,通过长辈的语言、老师的语言、父母的语言,向幼儿提供最初的文学灌输,金波老师主编了一套经典的“中国传统童谣书系”,这就是标准,童谣在语言方面的特殊性留存给后代很多宝贵的借鉴。

如何强化原创力?接力出版社的做法很朴实却非常有效,那就是高标准、严要求。白冰要求每一位编辑,首要任务是提高内容质量。在看稿过程中,只要能够提出的建议都给作者提出来,只有和作者进行良好的沟通,才能把作品做得尽善尽美。

第四个标准是“视角与定位”——高尔基说,儿童是最可尊敬的人类,幼儿文学创作要保持住孩子的特征,尊重孩子……幼儿文学是最本真意义的成长文学,是系好人生第一颗纽扣的文学,是了不起的文学。

在接力出版社今年年初发布的新书品种中,原创所占比重已经达到了60%。如今,在接力出版社,原创已经成为大家一致的目标。白冰说,这背后是身为少儿出版工作者的良知和责任感。

幼儿文学是大文学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儿童文学作家、诗人 金波

图片 5

儿童文学发展很快,但还有很多不足,发展不平衡。比如,幼儿文学过去一直被淹没在儿童文学里,没有把它单独分出来强调;幼儿文学的作者队伍不够稳定。此外,有关幼儿文学的理论建设仍需强化。幼儿文学要从社会、教育、文化多个角度去关注,才能稳步地向前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