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读传家,城乡迄今不平衡

升国旗,看阅兵,阅读喜欢的书籍。10月1日,在吉林省扶余市肖家乡大沟村,农家书屋管理员王佳富组织村民和孩子们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国庆节阅读活动。

图片 1

图片 2

“我组织了一场‘歌颂新时代
缅怀老一辈’的诗歌朗诵,大家热情都比较高。”王佳富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活动现场还对大沟村农家书屋组织的“我的书屋我的梦”活动进行了颁奖。

五一村农家书屋管理员李传文在书屋里给小学生们讲课,他说书屋接待最多的就是学生读者。刘婧摄

云南省金平县大都马小学的孩子们在看书。资料图片

国庆节期间,在吉林延边莘学书店门前,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和旁边“我与红旗同框”的字样,引来许多读者驻足敬注目礼并合影留念,成为书店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位于延吉、珲春的两家莘学书店还组织孩子们进行了线下阅读分享活动。

图片 3

少儿出版热≠少儿阅读强

“祝祖国生日快乐!”在欢快响亮的祝福声中,孩子们齐聚在吉林省图书馆这座书香圣地,感受着新中国70年走过的风雨历程。与此同时,吉林省图书馆还举办了读书会、传统文化小课堂等一系列特色活动。

月河村农家书屋管理员沈继惠4年来攒下了6大本图书外借记录簿,图为沈继惠向参观者展示借阅记录。根据记录,4年来月河村农家书屋共计接待外借图书读者2600余人次。张贺摄

前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少读工委原主任海飞做了一辈子少儿出版和少儿阅读推广,在他看来,我国少儿出版正进入一个难得的“黄金期”。他回忆说,1978年秋天他出席全国少儿读物座谈会时,全国只有两家专业少儿出版社,全国给孩子们写作的专业作家不到20位,每年出版的少儿图书只有200种。而2012年我国出版少儿图书已超过3万种,仅加入中国作协的儿童文学作家就有900多位。“这和30多年前对比,我们当然是有了长足的进步。”海飞说。

国庆节当天,吉林省图书馆与相关单位联合主办了“寻找最美童声《小学语文有声课文》领读者”活动。“我爱阅读新书展”在少儿阅览室和低幼阅览室同时亮相,孩子们不仅读到了内容丰富的图书,还感受到成为第一位读者的快乐。体验图书管理员日常工作的孩子们,快乐地加入到“图书小卫士”的行列。家里有闲置的少儿图书的小读者,参加了“我最喜爱的童书之图书捐赠”活动。吉林省图书馆还将把爱心读者捐赠的图书赠送给有需要的孩子,用图书传递爱心,用爱心点亮童年。

从2005年第一家农家书屋在甘肃建成以来,全国已建成60.0449万家,基本覆盖所有具备条件的行政村。这项重大文化惠民工程历史性地解决了长期困扰我国农村的读书难、看报难的问题,农家书屋因此被誉为“家门口的图书馆”“孩子们的第二课堂”。但近来一些媒体报道农家书屋存在利用率不高、来看书的农民不多、选配图书不符合农民需求等问题。有的报道甚至用“门可罗雀”来形容农家书屋的境遇。是农民真的不需要看书?还是书屋建设管理的确存在弊端?农家书屋怎样才能充分发挥作用?……带着这些问题,近日记者跟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走进农家书屋调研组来到陕西。

少儿出版已成为我国出版业增速最快、效益最好的门类。据开卷公司统计,2012年少儿类图书占整体市场的码洋比重为15.08%,比2002年的8.82%提高了6个百分点。2012年少儿图书动销品种超过12万种。我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少儿出版大国。

阅览室里人不多,图书外借是主流

不过,一些专家指出,少儿出版热并不等于少儿阅读强。我国少儿阅读存在人均阅读资源较低,城乡差别过大,阅读功利性强,阅读推广不力等问题。其中,城乡少儿阅读资源失衡的问题非常突出,已经影响了农村儿童平等阅读权利的实现。

仲秋时节,关中大地到处是绿油油的玉米地,大红石榴和酥梨压弯了枝头。正值秋收农忙,记者看到来农家书屋阅览室里看书的农民的确不多。但外借图书登记簿上的记录却显示,即使在一年最忙的日子里,农民们也会抽时间借书看书。

“不要认为北京的孩子有书看,农村的孩子就也有书看。”海飞说,别看我国每年发行的儿童图书有4.6亿册,但平均到3.6亿未成年人身上不过1.3册。我国的未成年人儿童读物拥有量在全世界排名第68位,是以色列的1/50,是美国的1/30。而在这其中,城市与农村儿童的阅读环境差距又非常大,30%的城市小读者拥有80%的儿童读物,70%的农村小读者只拥有20%。

在华县赤水镇步背后村农家书屋,记者统计了今年8月14日至9月15日的借阅记录,30天内共计11位村民借阅了13册书。该村130户,439人,其中常年在村里生活的大约200人。可见有阅读习惯的村民约占全村的1/20。在汉阴县城关镇月河村农家书屋,厚厚的6大本《农家书屋图书借阅登记簿》详细记录着外借图书的书名、出版社、价格、借书人、借书日期和还书日期。管理员沈继惠说,书屋自2011年9月开放以来,共计接待外借读者2600余人,平均每年有600多人次外借图书。月河村常住人口4100人,按书屋的记录,阅读人口约占总人口的15%。

城乡阅读资源严重失衡

这两家书屋的数据与2014年的一项调查大致相符。2014年,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第十一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33.3%的村民使用过农家书屋,15.6%的村民每月至少使用一次农家书屋,人均每年使用农家书屋5.55次,农民对农家书屋的满意率达到63.6%。

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工作的李昕女士说,她5岁女儿最爱的就是读书,每晚睡觉前“雷打不动”必拿一本书让爸爸妈妈讲故事,每天上幼儿园或是出门旅游,书是必不可少的随身物品。良好的阅读习惯和家长为孩子营造的阅读环境密不可分。李昕说,女儿出生不久,家里就为她购买了一个三层的书架,如今已经装得满满的,前不久因为书太多书架被压塌了一层。除了日常购买图书之外,她还为女儿办理了两张儿童图书馆的借阅证,每月至少去一次。

显然,仅仅根据农家书屋阅览室里见不到读者就断言农家书屋不受群众欢迎,是不准确的。沈继惠解释说,如今农村青壮年大都外出打工去了,家里只有妇女和老人带着孩子生活,他们很少有时间能在书屋的阅览室里看书,大部分人都会把书借回家看。

大中城市富集的阅读资源和良好的阅读氛围确保了城市儿童的阅读量。据近日公布的“2014年首都青少年阅读状况调查报告”,除了课本之外,北京青少年每月平均读书数量超过1—2本的占45%,每月读一本的占29%,这两部分占比超七成。报告显示,有37%的北京青少年每月支出20元至40元用于购买图书杂志,而从不买书的只占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