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童书创作树立风向标,诺贝尔奖

儿童文学界也有“诺贝尔”奖

“历史悠久的奖项在思考如何对抗陈词滥调。同时,对于历史相对短暂、正在建设中的当代中国图画书评奖事业时,我们面临的问题则是如何建立真正专业的、清晰的、贴近这片土地,同时又符合普遍精神的奖项。”近日,在主题为“近窥国际童书奖项成功的奥秘”的论坛中,儿童文学评论家方卫平的发言引发在场者的讨论。

国内外童书大奖你知多少?

一个优秀的童书奖,在引领创作、滋养艺术、形成潮流、培育市场、扩大国际影响力等方面,都有着不可比拟的作用。从那些拥有悠久历史和广泛国际影响力的国际童书奖的发展历程中,中国的童书奖可以学到哪些经验?当下的中国童书需要怎样的奖项?在国际童书舞台上,中国的童书奖对中国儿童文学在世界舞台的亮相,可以起到怎样的推动作用?美国童书历史学家、评论家伦纳德·S.马库斯、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展会总监埃琳娜·帕索利、美国《纽约时报》童书编辑玛丽亚·拉索、瑞典小海盗出版社总裁艾瑞克·提图森、意大利库珀提瓦文化创始人格拉奇亚·戈蒂与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阚宁辉等齐聚一堂,对当下各个国际童书奖项的历史和现状进行深入而专业的讨论。而这些专家,正是美国纽伯瑞儿童文学奖和凯迪克图画书奖、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最佳童书奖、瑞典林格伦文学奖、美国《纽约时报》年度最佳图画书奖、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等拥有广泛影响力和传播力的国际童书奖的评委和顾问。

诺贝尔文学奖于10月10日19时许揭晓了,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和奥地利小说家、剧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分别获得2018年和20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每一个童书奖都应该有不一样的使命和目的。”30多年以来一直致力于英美童书与童书发展史研究的伦纳德·S.马库斯说:“童书奖的目的和使命,绝不能仅仅追求短时间的影响,而是要推动国家和区域文化的发展,加强弱势群体的声音,对公众思想的提高、技术的进阶有所裨益。”他介绍,美国纽伯瑞儿童文学奖设立的初衷之一,便是在进口图书占领当时美国童书主要市场的情况下,鼓励美国最好的作家和插画师为儿童写作。“这个奖一旦授予作家和插画师,就能让他们与众不同,脱颖而出。”近百年来,这个奖项和美国凯迪克奖一起,为美国儿童文学做出的推动和助力有目共睹。与此同时,后期发力的《纽约时报》年度最佳图画书奖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则是对当时美国童书奖的对应和补充。纽伯瑞奖和凯迪克奖颁发给美国公民或居民,而《纽约时报》年度最佳图画书奖则少了对创作者的国籍限制,只要在美国出版的优秀图画书,都有机会进入榜单。

一枚“诺贝尔文学奖”奖牌,是对作者的肯定与赞誉,也是给我们读者一个对于文学作品价值的参考与评判。在童书界,同样也有那么一些类似于“诺贝尔文学奖”的奖项,给我们的童书作者以肯定,给我们的小读者朋友们竖立“好书”的标杆。对于这些大奖,你知道多少呢?

作为业内人士公认的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权威和影响力的儿童书展和年度儿童图书博览会、意大利博洛尼亚童书展的展会总监埃琳娜·帕索利对童书奖的思考,足以引发共鸣。“如何避免奖项陷入陈词滥调,古老而有传统的奖项如何创新?”她表示,在对童书的选择中,评委会要有前瞻性,提前预判,而不是跟从潮流。“从博洛尼亚童书展最佳童书奖的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获奖者很好地展示了与时俱进的精神。我们的评审团关注的是经典,是具有前瞻性、能够写入历史的作品,而不是那些能够给轻易遗忘的童书。”

 

“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就是在与时俱进中创新,打破自己的行业壁垒,创造更大的推动力。”阚宁辉介绍,由中国儿童文学泰斗陈伯吹先生于1981年设立的“儿童文学园丁奖”,是中国目前连续运作时间最长和获奖作家最多的文学奖项之一。然而,随着中国童书出版的蓬勃发展和国际交流的扩大,作为倡导知名作家和所有的中青年作家为小孩子写大文学的一代大师,陈伯吹应该拥有更多的读者和更多的国际声誉。于是,2014年,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政府和陈伯吹儿童文学基金专业委员会三方合作,共同将其提升为中国首个国际性的儿童文学奖项,与上海国际童书展进行配套。而经过这些年的发展,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不仅让中国儿童文学进入了全球视野,也让更多的世界级作家一起来讲好中国故事,成为上海重要的文化品牌之一。

国外篇

中国的童书奖应该而且必须树立怎样的风向标,以期有力推动中国童书的创作,更好地讲述中国故事?方卫平介绍,以图画书为例,近十年来,在原创图画书创作、出版极为活跃的状况下,中国出现了很多具有影响力的图画书奖项,例如,2008年设立的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2010年设立的信谊画书奖、2014年设立的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年度图书(图画书)奖、2016年设立的图画书时代奖等等。加上有关机构、出版社、媒体等设立的奖项、榜单等等,各种图画书的奖励已经很多。在这种情况下,目前图画书奖也仍有两点特别值得注意。“一是如何提高评奖对于图画书艺术的真正的判断能力,也就是说,要进一步提高图画书评奖的专业‘功力’,争取有一个类似美国凯迪克奖那样专业、权威、深具影响力的图画书奖项。第二,目前的图画书奖项、榜单等同质性较强,除了有些奖项侧重鼓励原创作品外,大多数的评奖定位基本一致。我认为,我们应该可以细化奖项之间的评奖定位,加大奖项之间的区分度和呼应关系。例如,可以设立专门奖励插画艺术的奖项,像著名的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BIB)那样,也可以有鼓励先锋探索类的奖项、鼓励表现传统文化、特殊题材类(如残障题材)的奖项,等等。”

 

国际安徒生奖

Hans Christian Andersen Award

国际安徒生奖被称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奖”,由国际少年儿童读物联盟设立于1956年,是儿童文学领域的最高荣誉。

它的名字来源于家喻户晓的童话大师安徒生,评选周期为两年,性质是“作(插画)家奖”而非“作品奖”,即看重的是作家一生的文学造诣与贡献,一辈子只能获得一次。获奖的作家将被授予金质奖章和奖状。

国际安徒生奖较为看重人文关怀,聚焦于可能对儿童心灵形成创伤的问题;同时较为重视对儿童文学的深耕程度,未曾有过授予从成人文学转向儿童文学的作家的先例。

作家曹文轩于2016年获得了国家安徒生奖,也是第一个获得此奖项的中国作家。而中国原创插画家、绘本作者熊亮,2018年入围了安徒生国际大奖的最终名单。在此之前,还没有任何一位华人插画家入围过这项世界大奖。

获奖作品推荐:

安东尼·布朗的《我爸爸》、《我妈妈》等;曹文轩的《草房子》、《羽毛》等;林格伦的《长袜子皮皮》、《淘气宝埃米尔》等等。

 

凯迪克奖

The Caldecott Medal

凯迪克奖被盛赞为图画书的“奥斯卡”,由美国图书馆学会创建于1938年,是美国权威性最高的图画书奖。

这一奖项的设立是为了纪念十九世纪英国最大的绘本插画家伦道夫·凯迪克。而后来此奖能成为全球范围内著名的图画书奖,主要是因为其提供了一套创新性的评选标准。

区别于传统的奖项,凯迪克奖更重视作品本身的创意与艺术方面的价值,以及能否为孩子提供一个思考的空间,所以其获奖作品均能做到“寓教于乐”。

获奖作品的图书封面将会被出版商贴上著名插画“骑马的约翰”的奖牌,金色代表的是凯迪克大奖,荣誉奖则用银色表示。

获奖作品推荐:

《大卫不可以》、《奶奶的红披风》、《奥莉薇》、《约瑟夫有件旧外套》、《月下看猫头鹰》等等。

 

布拉迪斯拉发

国际插画双年展大奖

Biennial of Illustrations Bratislava

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简称BIB)享有奇高的美誉,被赞“无可取代的儿童绘本插画展”,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的非政府国际组织以及国际青少年及儿童读物评选委员会共同举办,创立于1967年。

布拉迪斯拉发国际插画双年展以儿童观众为主,每届的展会都会由BIB国际委员会进行奖项的评选,包括“年度大奖”、“金苹果奖”、“金徽奖”和“出版社荣誉奖”。这些获奖作品通常有以下共性:插画艺术水准一流,富含艺术价值与文化特色,同时兼具前沿性与创新性。

我国的“宝藏奶奶”蔡皋,于1993年凭借《荒原狐精》获第14届布拉迪斯拉发国际儿童图书展(BIB)“金苹果”奖,成为获得此绘本奖项的中国第一人。2015年,插画师黑眯又凭借其绘本《辫子》,荣获第25届布拉迪斯拉发(BIB)国际插画展金苹果奖,赢得了全世界的瞩目。

获奖作品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