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纪念,独特的乡土童年

陆地,这位广西现当代文学奠基人的名字,最近又被反复提起,成为传播的热点。

他少年试水文坛成长为著名作家,作品富有时代气息和民族特色;他编纂了三部文学史,第一次将少数民族文学作为一个体系写进中国当代文学史;他创建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馆,被誉为“少数民族的巴金”……他,就是蒙古族著名作家特·赛音巴雅尔。

图片 1

这是因为不久前,地处南国边陲崇左市的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成立陆地文学馆并举行了揭牌仪式。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得到什么,索取什么,而是要为这个世界创造什么,奉献什么。”这是特·赛音巴雅尔常说的一句话。

王勇英,生于1977年,广西博白县人,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第六届鲁迅文学院儿童文学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广西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南宁市作协副主席。出版有作品《巴澎的城》《青碟》《巫师的传人》《雾里青花泥》等几十部,曾获第25届陈伯吹儿童文学奖,2015年国际陈伯吹儿童文学奖,2012、2015年度全国冰心图书奖等奖项。

作为广西文坛的旗帜性人物,陆地一生创作颇丰,尤其是创作的壮族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小说《美丽的南方》,1960年出版后引发全国反响。著名学者李鸿然在《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论》专章评论道:“在国家文学坐标上,其地位和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特·赛音巴雅尔一生做了3件值得骄傲的事:从一个马背上长大的少年试水文坛,成为一位知名作家;编写了三部大史,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立传,成为一位文学史家;建成一部立体的文学史,即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馆,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树碑。

独特的乡土童年

文学馆的基础是有价值的文学史料。对于创建陆地文学馆而言,抢救散落各地的陆地珍贵资料,是当下最紧迫的任务。记者了解到,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文学与传播学院文学研究学术团队为此不懈努力,他们通过电话联系,上门走访陆地亲属及其生前好友等动员捐赠,目前已收集到《瀑布》手稿、陆地各种获奖证书、陆地墨宝及各版本的陆地作品及研究等各种珍贵资料近千件。

从马背少年到文坛新星

——青年作家王勇英作品研讨会纪要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教授罗瑞宁说:“创建陆地文学馆,尤其是陆地资料征集,我们得到陆地亲属以及属下的帮助。陆地亲属陈南南把包括《瀑布》手稿在内陆地先生生前上百件珍贵的资料无偿赠送我们;陆地的学生和属下——潘荣才、凌渡两位先生是广西著名作家,潘荣才写有《陆地传》。我们曾经登门造访两位先生,他们均表态‘有生之年,假如能看到陆地文学馆真正落户陆地故里高校——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校园内,将是广西文学文化的大幸,今生可以无憾矣!’两位先生将他们自己珍藏的全部有关陆地资料都捐给了我们。”

特·赛音巴雅尔所有关于童年的记忆都属于内蒙古兴安盟科尔沁草原。他5岁时父亲离开人世,母亲用她自编自唱的动人歌谣和故事,伴他度过整个童年。也许正是那些寄托着母亲美好心愿的歌谣和故事激发了他长大以后要报效草原、报效民族的雄心,也启迪了他对文学最初的热爱。

时间:2017年01月13日下午

自治区党校教授陈学璞曾在2017年写过一篇调研报告,建议建立陆地文学馆。亲历揭牌仪式,他激动地说:“陆地文学馆,除了要纪念这位著名作家以及他出版的一系列精品之外,更主要还是把陆地的文化精神传给我们的下一代,把他的这种革命精神、人文情怀传承下去,并且发扬光大。这个馆,首先主题要鲜明。陆地在抗日烽火燃烧的时候奔赴延安,到了革命圣地经受锻炼,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且在那里考入了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成长为一位革命作家,陆地这种精神信仰很值得我们学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建这个馆,就是要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其次,这个馆不能够纯粹只是摆一些图书,而要营造一种氛围,让人一来到这里,就融入一种激发创作的氛围。这个馆,还可以变成文化产业创意室。”

特·赛音巴雅尔曾是内蒙古草原上的“少年天才”。1955年,17岁的他中学毕业,以全5分优异成绩被保送到内蒙古师范学院学习;专科还没毕业,就破格升入蒙古语言文学研究班,导师是从蒙古国请来的帕利亚教授。那时候,特·赛音巴雅尔还兼任教学工作,他站在讲台上望下去,学生们都比他大。也就是那一年,他的作品第一次变成铅字在《内蒙古日报》上发表。

地点:北京·国际展览中心办公楼204

据罗瑞宁介绍,该校现已成立陆地文学馆创建小组,文学院也正组建陆地文学基础研究与外联机构。

1959年,21岁的特·赛音巴雅尔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他一生创作颇丰,用蒙汉两种文字发表了5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他的作品题材和内容十分广泛,电影文学剧本《高高的蒙曦山》,长篇小说《迎着太阳》,长诗《红峰》《乌云和乌其拉塔》,散文《你好!呼伦贝尔》《九十九粒红豆》等,都是脍炙人口的名篇。他的作品以浓郁的时代气息、民族特点和地方特色,曾4次荣获全国性文学奖项,在文学界名声日隆。

主办:广西作家协会、《南方文坛》杂志、新蕾出版社

由于陆地精神的感召,邱华栋、李洱、黄发有、林白、张燕玲、林那北、朱山坡等区内外评论家、作家出席了揭牌仪式和同期举行的由中国现代文学馆、《南方文坛》杂志和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共同发起的《南方文坛》年度奖颁奖暨“今日批评家”论坛。

编纂三部文学史

焦娅楠: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作家、各位媒体朋友们,大家下午好!在这辞旧迎新之际,我们相聚在美丽的首都。今天,由广西作家协会、《南方文坛》杂志、新蕾出版社主办的《独特的乡土童年——青年作家王勇英作品研讨会》在各位师长的关怀下召开。请允许我先介绍各位与会嘉宾,非常感谢各位拨冗莅临本次会议,特别是对于专程远道而来的老师们,在此深表感谢。首先邀请广西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石才夫代表主办方致欢迎辞。

《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说,陆地文学馆不仅能够为广西的文化版图增加一个文化坐标,还因为陆地这个精神符号的丰富性,他实际上是一位革命性与传统性、民间性与现代性集于一身的作家。革命性的红色基因来自红色延安,作为鲁艺研究员,陆地参与了新中国的文化建设,包括他在南宁土改工作队副队长的生活体验与思考。传统性和现代性是陆地等新中国第一代作家共有的。而民间性是各有不同的,有民间性才能继承传统性,也能丰富和发展现代性。具有如此文化丰富性的陆地文学馆的建成,无数后辈将在这里得到滋养激励,也将进一步推进广西民族文化的经典化。

1976年,特·赛音巴雅尔以出众的才华从呼伦贝尔草原调到北京,先后在中央民族语文翻译局和中国作家协会工作。他发现由于语言文字的限制,很多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未被作为一个重要内容在文学史中记录下来。这对拥有多民族文学的中国文学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石才夫:各位专家、新闻界的朋友,下午好!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提出创建陆地文学馆,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一个实际步骤,也是增强左江文化自觉和自信的一个重大举措。当前创建陆地文学馆,是激励和培养崇左乃至广西高素质文艺人才的需要,也是‘花山文脉’的延续,更是壮族优秀文化传承的有效途径。”罗瑞宁对记者说。

经过认真思考,特·赛音巴雅尔作出一个重大决定——编文学史。这件事想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有人嘲笑他“愚公移山”;有人劝他:“编史书不容易,吃力不讨好,而价值百年之后才能盖棺定论……”但特·赛音巴雅尔决心已定,自扯大旗、招兵买马,热火朝天地干起来。

承蒙各位的大力支持,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广西青年作家王勇英作品研讨会。请允许我代表广西主办方简单讲几句:首先,对各位嘉宾、专家和新闻界的朋友应邀出席这次研讨会表示热烈的欢迎和由衷的感谢。一直以来,大家对广西文学创作、对广西作家给予了很大的关心、支持和帮助,尤其是对青年作家的成长更是关爱、呵护有加。在座的有些专家朋友已经不止一次应邀出席广西作家的作品研讨会,多次应邀到广西给文学爱好者讲课,广西作家的成长得益于你们的帮助。这份感情,广西作家是铭记于心的。今天,各位老师、专家、朋友在百忙之中,抽空参加王勇英作品研讨会,倾注了对广西作家、对王英勇的关爱之情,对此我要表达由衷的感谢和敬意。

出席揭牌仪式的专家学者们普遍认为,创建陆地文学馆,传承民族文学经典,打造本土民族文化品牌,创造别具一格的“文学文化景观化的创意平台”馆藏展示,不仅可以促进地域和壮族文学的持续崛起,还可助力旅游产业发展和推进高校内涵式发展,对崇左乃至广西推动并加固“壮汉一家亲”将发挥重大文化作用。

1987年,《中国蒙古族当代文学史》蒙古文版问世,这是我国第一部蒙古族当代文学史,也是中国55个少数民族中第一部单一民族当代文学史。国内外一些评论家认为,这部文学史“带有开创性质,学术价值较高”。

第二,恳请各位专家对王勇英的创作给予力所能及的指导和帮助。广西十分注重儿童文学的发展繁荣,每次签约、重点作品扶持等都要单设儿童文学项目。王勇英是我们广西创作成绩突出的青年儿童文学作家,她的成长不仅得到了广西的扶持,还得到了包括在座各位以及出版社的栽培。她有才华,勤奋,虚心,进取心强,这些年在儿童文学领域专注创作,佳作频出。我们十分希望她能有更大的作为,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今天举办她的研讨会,目的就是听取大家的批评、指导,帮助她更好更快成长。各位专家发言中对她的中肯评价和指导,有助于她总结经验,解决问题,不断进步。这次研讨会的举办,对王勇英本人也是巨大的鼓励和鞭策,希望她能虚心听取意见,树立信心,发现不足,在今后的创作中取得更大成绩。

陆地是20世纪早期广西最具开创性的作家,他的创作及其作品对今天的文学界有很大的启示。

1990年,特·赛音巴雅尔又组织了一批精通民汉双语的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人员,历时3年编写出70万字的《中国少数民族当代文学史》。

第三,请大家对广西的儿童文学发展提出宝贵意见。广西虽然有王勇英这样优秀儿童文学作家,这些年也推出了不少优秀儿童文学作品,但与全国先进省区相比,我们的儿童文学创作还存在一定差距。主要表现在优秀儿童文学作家比较少,后继乏人。一枝独秀不是春。我们希望能从王勇英的成长中总结一些经验,培养更多的优秀儿童文学作家,促进广西儿童文学的繁荣发展。

区内外与会专家共同回顾陆地文学生涯及创作特点,并从“新时代的地方叙事”这一主题出发,各抒己见。

1993年,特·赛音巴雅尔开始着手编写《中国当代文学史》。该书撰写者由9个单位的8个民族、16名人员组成,大家一致推举特·赛音巴雅尔当主编。

最后,借此机会,我代表广西文联、广西作协、《南方文坛》,真诚邀请在座的各位嘉宾、专家多到广西走走。相对而言,广西虽地处边疆,但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四季如春,宜居宜游宜创作,欢迎大家多来。再次感谢!

广西籍作家林白表示,这些年她尝试用地方性方言资源加入创作。在写一部长篇小说时,用普通话写到20万字,方言意识觉醒了,觉得可以试着把方言突破一下,用一下方言资源,结果发现方言已不在舒适区,感受到地方性的叙事值得珍惜。

这部《中国当代文学史》于1996年出版后,引起了极大反响,创造了新中国成立后的两个“第一”:第一次由一位少数民族主编来组织编纂中国当代文学史;第一次将少数民族文学作为一个体系写进中国当代文学史。著名诗人贺敬之见到特·赛音巴雅尔说:“你有志气,有勇气,特别是你的勇气,我非常佩服。”

束沛德:
勇英的《乌衣》这本书是富有民族特色的儿童小说。从当前儿童文学创作里面来说还是新的收获。这本小说在作品取材很独特,也很巧妙。把现实生活感受和永恒童年记忆交融在一起,把读者引领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境地,记录一个孩子在城市化进程当中成长的过程。在绿树成荫的田野上,画院别墅近在眼前。

桂籍旅美作家、广西师范大学客座教授陈谦结合自己的创作体验,认为文学艺术的要义是追求作品的独特性和不可重复性,而地方性就是一部作品的文化指纹,就像一个出色的歌者,必须要拥有自己独特的声音一样。只有拥有他人难以复制的品质,文学作品才可能具备真正的艺术价值。

建造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馆

这部作品刻画的主人公叫乌衣,这个形象也是相当生动和丰满。生长在一个热爱土地的农民家里,从小爱听奶奶教给她的民族歌谣,喜欢乡味。跟前面男生不一样,不怕外来嘲笑和调侃,她就坚持穿麻布衣服。作者通过描写她和两个同学之间误会和理解。

广西作协常务副主席朱山坡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和创作感受,表示自己身为地处南方的写作者,感觉在全球化的时代,在交通比较发达的地方,地域性、差异性、神秘性慢慢地消失了。但是人的差异性永远存在,这是留给文学的最后一笔财富。让人比较担心的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的差异性被淹没,人的独立性和隐秘性也在消失,将来怎么书写,这是未来作家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常人看来,近70岁的人应该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但特·赛音巴雅尔仍然停不下脚步,为建设少数民族文学馆走遍大江南北。巴金在北京建了一座中国现代文学馆,特·赛音巴雅尔在呼和浩特建了一座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馆,因此,他被誉为“少数民族的巴金”。

这个作品真实生动符合艺术,让我们感受到坚定的民族文化自信。富有南国地域风情,也有壮族民族鲜明的特色。特色小吃,民谣童谣等等描写,多姿多彩,让人深深体验壮家风情。

1996年初春的一个夜晚,当特·赛音巴雅尔为《中国当代文学史》划上最后一个句号后,久久不能入睡。他不满足于用书面的形式研究少数民族作家及其作品,他希望建成一部“立体”的文学史。2004至2009年间,他在内蒙古师范大学创建了中国少数民族作家研究中心和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馆。

王勇英年富力强,正处在创作活跃的旺盛期,还有发展势头正看好。我真正的祝愿她在创作上有新的开拓,更上一层楼。

2005年9月15日,特·赛音巴雅尔在中国少数民族作家研究中心成立揭牌仪式上说:“我梦见内蒙古师范大学校园里,有一座既有民族风格又有时代特点的大楼,上面刻着‘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馆’几个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金波:我觉得王勇英转身以后的作品,有这么两个特点。

如今,特·赛音巴雅尔的梦想成真了,在内蒙古师大人工河与绿荫环抱的广场上,一座五层的浅灰色竹简样式的建筑,像一部摆放在小桥流水、绿树繁花之上的巨著,等待人们去翻阅。

一个是她作品里的民俗元素更加突出,显示出传统的文化基因,这在中国儿童文学作家里面是难能可贵的。民俗的东西当然也有,比如说过去民间传统童谣,传统神话传说。真正吸收到儿童文学当中,这个民俗元素我觉得王勇英把握非常好,因为我们知道民俗元素实际是我们国家文化基因,这个文化基因如果我们不传承下去,会影响我们儿童的成长。比如说文化自信,其实文化自信是体现在传统文化当中,民俗元素就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像族人巫师写的很熟练,民族民间文化跟现实魔幻主义的这种相结合,以至于像《青碟》这样的地方特色跟世俗气息,都有浓郁的客家风情。这些地方我觉得每本书非常有意识很自觉把这样民俗元素和文化写进来,对于中国儿童文学有很大启示作用。

另外一点就是乡土童年,我们提出中国儿童文学要写好中国式的童年,中国式的童年我想不仅是我们现在童年,它的生活现状,它的经济情况,不仅是这些。因为不同的乡土,不同的地域不同文化。成人文学里面写好有一种乡土文学,在儿童文学里面我们也要提倡这个。所以王勇英写的很多东西是把童年写的很充分,更多特色是把乡土童年写的很充分。

从王勇英创作得到这样一个启示,一个青年作家在进入到儿童文学创作时候,要不断地思考,非常重要就是思考自己,思考生活,思考外界,但是思考自己非常重要。

比如王勇英这几年华丽转身,我觉得成功在哪?她的成功就是,她不是盲目创作,她是自觉创作,所以这个可贵经验对于青年这代儿童作家很有意义,希望她能够沿着自己找到切入点,找到自己长处,找到自己游刃有余发挥自己才华,这条路上勇往直前,踏踏实实往前走。

樊发稼:王勇英是我好朋友,忘年之交。2011年去南宁参加她的研讨会,新书我仔细看了,我的评价很高。勇英原来写过很多系列小说,我觉得在我看到在儿童作家中,能够把地域特色,民俗,文化写到这样一种程度,非常罕见。尤其详细看到《巴澎的城》,写人物、狗、小动物、家乡、民间小吃。特别是她写到那个叫落水拐的小吃,我有一种强烈的想尝尝那个味道的欲望,这个很了不起。

此前广西儿童文学我们都找不到有谁能够代表广西的,最后王勇英冒出来了,成为广西儿童文学的杰出代表,并且在这么短时间内写了这么多的作品贡献给大家,很难得。说明王勇英非常勤奋,一个作家没有勤奋是不行的。而且她的作品里面,我一直强调小说要有活生生的细节,而人物必须突出体现在这些细节上,不熟悉生活的人绝对写不出来。

我们文坛希望就寄托在年轻人身上,我是特别注重年轻人的成长,他们是创作的新生力量,我祝愿王勇英继续努力。

张之路:我想对《雾里青花泥》说几点感想。第一,读完这本书令人感动,《雾里青花泥》就是一幅温馨而有几分凄美的民族风景画。奶奶的善良勤劳,青麦子的身世,感恩,都为小说增加了丰富性、情感和正能量,叙说细致,从青花泥的独特视角看这个世界,很有特点,语言平实传神,有表现力。这是王勇英对当地民族文化营养的吸取与丰富。

第二,我们平常谈人性,动物性时,突然看到王勇英的这个作品,感到有一种神性在里面,这是少数民族非常独有的文化因素。用狗的视角表达,非常独特,写得也恰当。

第三就是语言和故事,看着不由自主就被带入了。我们就能够在里面感觉到大自然,感受内在的人性力量,而少数民族文化元素的突显和描述也非常突出。

我跟王勇英有书信接触,平常也有聊天,我觉得她非常朴实可爱,又谦虚。再聊得深度一点,就觉得她是非常有个性的作家,尤其谈到家庭,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故事时,突然有种她是当地一个望族出身的感觉。所以,我说王勇英本人很有魅力,广西大自然的灵风秀气,滋养了王勇英,要不然她不会这么出众。

王泉根:阅读与研讨王勇英作品及其文学创作道路,可以看到我们年轻一代作家如何不断探索自己写作之路,不断探索自己的美学表达,叙事技巧,并努力形成自己的风格。

王勇英我们都知道,她很长时间写类型化小说,不是通俗小说,通俗不恰当。从类型化创作到典型化创作转型,无论类型化,无论典型化,从文学价值目标来说,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我一直反对打压类型化,其实我们文学创作是多元的,类型化也是有它的意义,只不过表达方式不一样。王勇英创作的两种作品都有价值和意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