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佛法可以这么传,名山大寺应少收或不收门票费

新华网北京3月2日电
憨态可掬的师徒二人身着黄色僧袍,你一言我一语轻松诙谐地传递着人生的真谛。这些名为《学诚新语》的淡彩水墨系列动画在微信以及互联网上广泛传播,其中所描绘的场景正是全国政协委员学诚法师平日里传道授业解惑的真实写照。

运用技术塑造形象只是一种技术应用,能为大众提供更多的学习方便,也的确是善事一桩。

佛教协会会长:名山大寺应少收或不收门票费

学诚法师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他身边的人亲切地称他为“大和尚”。他面容祥和,笑容亲切,戴着一副银色边框的眼镜,身挂一串长长的佛珠。

洪荒之力火了,微信群、微信公众号各种文章标题,不到三天,这四个字我已经看吐了。虽说好玩,但任何东西过犹不及,更何况不管有没有关系都生拉硬拽,则是反感的平方。回看这几年热火的社交媒体传播,各种爆点层出不穷,但大多如流星般短暂,只有杜蕾斯一直以奇特的创意和个性的文字如清流般存在。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佛教是古老的,佛教徒是现代的”

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僧人,他的做法却从不老派。对于技术与革新,他没有敬而远之,反而迎头而上,主动求新求变,勇当中国佛教界在技术创新上的先行者。

图片 1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韩文 | 北京报道

从中国佛教界的“博客第一人”,到用九种语言开设微博,再到开通微信公共平台“龙泉动漫”,学诚法师不断尝试为佛法以及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开辟新媒体多种渠道。

杜蕾斯做的滴滴+Uber合并的宣传海报

凌晨四点,清脆的板声将位于北京西山的千年古刹龙泉寺从沉睡中唤醒。与往常一样,寺院方丈学诚法师闻板即起,然后静坐、思维、皈依发心,再随众上殿过堂。早斋后,他继续回到寮房静坐思维一小时——这是学诚法师已保持30余年的修行习惯。

学诚法师自2005年起,担任北京龙泉寺的住持。他于2006年开设国内第一个“和尚博客”,2008年成立了“龙泉之声”中文、英文、日文网站,2009年起还逐渐创建中文、英文、法文、德文、俄文、日文、韩文、西班牙文、泰文微博。他介绍,目前各语种微博有近73万粉丝,中文原创微博达25000余篇。

回到社交传播的话题,什么是好的社交传播,怎样以内容取胜,而不陷入热点语言的重复。笔者倒是觉得可以学习佛法的传播。

学诚法师俗名傅瑞林,1966年8月出生于福建省仙游县。受祖母和母亲的熏陶,他从12岁便开始诵读佛经;16岁于莆田广化寺定海长老座下出家,并依止圆拙老和尚修学;23岁已是全国汉传佛教寺院中年纪最轻、学历最高的名寺方丈。

学诚法师说自己这么做目的是方便大家了解佛教。“在‘文化自强’的过程中,我们应当积极主动地与其他文明进行交流,利用高科技手段向外传播是一条捷径。”

从我个人有限的接触佛来看,从开始的书籍,寺院讲学,到后来净空法师等人的视频讲经,及至现在的佛教社会化传播:佛教APP,佛教微博,博客,寺庙公众号,寺庙主持的网上讲经等等。今天的佛法传播更加接地气,鸡汤化的语言,活泼的形式,出世入世的无缝连接。这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北京的龙泉寺。

2015年4月21日,49岁的学诚法师从传印长老手中接过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重担,成为中国佛协创立62年来最年轻的会长。与此同时,学诚法师还身兼北京龙泉寺、福建莆田广化寺、陕西扶风法门寺方丈,并担任全国政协常委等多种社会职务。

“龙泉动漫中心”成立于2011年11月,由出家法师和来自不同艺术领域的义工组成,画漫画,做道具,捏面人,做动画。在此基础上,微信公共平台“龙泉动漫”得以开通,既有“见行堂语漫画”,也有“学诚新语”动画,诙谐幽默之中蕴含着深刻的道理。

提到龙泉寺,离不开几个标签:

10月2日,刚刚结束了尼泊尔慈善捐款活动归国的学诚法师,在龙泉寺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专访。

学诚法师正是希望借此传播社会正能量。他说:“现在网上充斥着大量的负面信息、不实信息和垃圾信息,严重污染了现代人的精神空间,需要更多有责任心的人发布一些优质的内容,注入一股正面的能量。”

1.主持:学诚法师。中国佛教协会现会长。
用短短十年时间,将一座废弃古寺打造成中国最牛寺庙。

从北京海淀区凤凰岭景区入口前行,经过数百米的缓坡,便能看到龙泉寺古朴的山门与朱红的外墙。山门外,鲜红的地毯逶迤伸向尚未竣工的一处建筑。

佛教注重传承。学诚法师也希望用现代人喜闻乐见的方法来传播佛法以及中国传统文化。同时,在传播的过程中,吸纳现代社会的新理念、新知识等等。

2.中国素质最高寺庙:清华北大学子扎堆,清华北大分校;出名的新闻有
2010年北大“数学奇才”柳智宇拒绝麻省理工全额奖学金,到龙泉寺出家。

前一天,这里刚刚举行了“龙泉寺恢复宗教活动场所10周年暨2015年国庆普茶晚会”,并宣布了学诚法师微博的第11个语种——越南语微博正式开通。

对于近年来一些寺庙商业化的发展,学诚法师并不赞同,而龙泉寺也没有抽签算命等活动,还给信众提供免费的香。

最重要的,龙泉寺是完全通过社交媒体传播爆红,既没有四大佛教名山各自道场的定位,也没有少林多年的江湖传说,有的只有从2004年开始
近10年的发展。龙泉寺又是怎样做的呢?

学诚法师是中国大陆最早使用网络弘法的高僧大德之一,2006年就开通了个人博客,阅读量超过千万人次;2009年至今,他相继开通了中、英、法、德、泰以及藏语等10个语种的微博,读者涵盖了全球2/3的国家和地区,被誉为“最具互联网思维”的法师。

两会即将召开,学诚法师的提案关注宗教的和平与和谐,不同宗教文明间的交融,佛教徒的责任以及佛学研究等内容,充分挖掘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并弘扬。他希望“为实现‘中国梦’贡献佛教界的力量”。

缘起:一篇网爆文

在普罗大众的传统认识中,寺庙应该是晨钟暮鼓、梵音袅袅的神秘道场,出家人也应是不问尘世、清修戒律的苦行僧。而互联网却洞穿佛墙,裹挟着世俗的浮华与喧嚣,破坏了僧侣的清净道场。

学诚法师坚信,以慈善的义举化解人类内心的过分贪求,使经济财富摆脱无义的投机,更多地回馈于人类的整体福祉;应以团结的精神突破人类内心的相互猜忌,彻底消除武力对峙的僵局,以情感的沟通取代彼此的敌意。

2016年4月9日,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发布了一篇标题有点耸动的文章《北京龙泉寺:最强科研组织!扫地僧点化微信之父,清华北大学子排队出家》,发布的当天点击量就破了百万。“一般人看到的是反差,寺庙里的人在玩技术,这么多高材生进了寺庙,有很多很强烈的反差在里面,所以比较火。”
酷玩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蛋蛋姐(化名)花了两天时间搜集资料并写出了这篇文章,截至4月14日晚,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已达280万。北大清华高材生,科研,寺庙,种种与传统寺庙大相径庭的形象无疑吸足了眼球。

学诚法师认为这是误解,“出家人持戒修行与互联网弘法实际并不矛盾”。他直言,“佛教重传承,传承是为了更好地传播。佛教徒要弘法、广度众生,就应当积极学习运用互联网等先进的传播手段,这是现代佛教参与社会、弘扬佛法、化导众生非常便捷的途径。”

图片 2

其实,目前佛教界运用新媒体技术已非常普遍。2012年举办的第三届世界佛教论坛就充分运用了微博、互联网、卫星电视等现代技术手段。今年10月底在无锡举办的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也将举办三场新媒体论坛。

龙泉寺外墙

2009年至今,学诚法师一直精心呵护着多语种“微博道场”,成为当今中国佛教蓬勃发展的一个缩影,展示了新时期中国佛教积极融入社会的新面貌。

传播个性:大Boss加持

学诚法师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们不仅通过互联网发布佛教、寺庙的信息,同时也会借助微博互动平台为网友释疑解惑,告诉大家如何做人、如何处理家庭关系、如何来促进社会道德的提升等等。”

2016年8月6日,公众号“拾遗”发布了一篇最新文章《他用短短十年,将一座废弃古寺打造成中国最牛寺院》,文章发布后,短短时间内阅读量超过了10万+,截止写这篇文章时,点赞数为14072。这篇文章介绍的就是龙泉寺的现主持,中国佛教现任会长——学诚法师。到今年,学诚法师刚好50岁。在讲求资历的佛教界,学诚法师虽年轻但素有威望。23岁,担任福建广化寺方丈,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名寺方丈;2004年3月28日,带着五位弟子正式入住龙泉寺,开始了筚路蓝缕的寺庙重建。平地里建庙,一切自己动手,从零做起。直到10年后的今天,打造成中国学历最高的佛教寺庙。可以看下如下这份名单:

虽然积极践行并倡导互联网弘法,但学诚法师还是强调佛教界要警惕互联网负面信息的渗透、污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