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穿西装的野人,别让男女产生棍棒之下的施行强暴者

  打骂孩子可能会解决眼前的一个小问题,却给孩子的成长留下大隐患,创痕会伴随孩子一生。

“没有敌意的坚决和不含诱惑的深情”,是自体心理学家科胡特的教育名言,他的核心观点是让每个家长学会以同理心平等对待孩子,这也是对父母完善自身的人格提出了挑战。

  暴力教育能让孩子变得顺从,不会让孩子变得聪明和懂事;能让他们变得听话,不会让他们变得自觉和上进——暴力教育能得到一些暂时的、表面的效果,但它是以儿童整体的堕落和消沉为代价的。

图片来自网络

  电视上看到一个讨论要不要打孩子的节目。当“主打派”和“反打派”进行辩论时,我觉得,这个话题放到这里讨论,本身就是个应该羞耻的事情——如同一百年前讨论要不要一夫一妻制,女人要不要缠小脚一样——既然能成为一个观点相佐的辩论话题,说明当下社会仍泛滥着对“打孩子”恶俗的麻木和容忍。

01、校园里爱施暴的小霸王。

  人类文明传承到今天,农业不会退回到刀耕火种,军事不会退回到弓箭斧头,医学不会退回到巫神法事,只有家庭教育动辄退回到野蛮粗暴。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不同家庭的孩子,由于他们父母教育观的不同,他们的教育生态环境就有着从原始到文明的巨大差异。

儿子上小学4年级,前几天回家说,班上同学小d,跟一个女生打架,把女生的脸抓破了,女生的家长找小d的母亲理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别的家长一找到他的母亲,他的母亲总是说,我可管不了他啊,我回头让他爸爸教训他吧……

  打孩子是一种陋习和恶习。一个用武力征服儿童的成人,无论财富多么丰厚,地位多么显赫,学问多么高深,打人的理由多么充足,都是智慧不足的表现。这一瞬间,你以为自己强大而正义,其实是缺少理智,恃强凌弱;你在弱小的孩子面前心理全部失守,只能从体力上给自己找平衡——在爱的名义下施暴,此时此刻你的行为如此粗野,不过是个穿西装的野人。

小d是个脾气暴躁的男孩,在班里经常会跟同学发生肢体上的冲突,同学们都不太喜欢跟他玩儿。有次我无意中跟儿子说起班上的同学,提到小d,我问他小d是不是他的好朋友,儿子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他那么爱打架,动不动就动手打人,我可不要跟他做朋友。

  人们都说现在的孩子娇生惯养,以为孩子们整天被蜜糖腌制着,实际上我国儿童教育中家庭暴力现象非常严重。2007年中国政法大学两位教授对“家庭体罚子女现象”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近2/3儿童曾经遭受过家庭暴力。在接受调查的498名大学生中,54%的人承认自己在中小学阶段经历过家长的体罚,而体罚形式中父母动手打人的占到88%。

因为同住在一个小区,偶尔我也会在小区里见到小d,孩子长得黑黑瘦瘦的,不太爱讲话,家里刚添了个二胎的小妹妹,所以妈妈的精力几乎都在妹妹那里,小d经常是被爸爸带着。父子俩看样子交流并不多,感觉小d很怕爸爸的样子。两个人走路总是一前一后,爸爸在前面,小d跟在后面低着头。上了4年级以后,家里人不再接送小d,开始的时候,我还总是以此教育儿子说,你看小d多棒啊,可以自己上下学。可是每次看到他独自背着书包回家的小身影,心里有点莫名的心疼的感觉。

  在弱者面前,最能流露一个人的真性情。许多人,他们在单位、在朋友中表现得谦和并富于教养,唯独在他们最亲爱的孩子面前,不自觉地流露出粗野。

一次听到班上另外一个孩子S的妈妈给我讲了一件事,班里几个同学组织了一个英语舞台剧的表演,参加区里组织的比赛,小d和S都是其中的小演员,初赛的成绩很不错,他们顺利晋级到复赛。复赛的时候,老师家长们都很重视,希望能够取得比较好的名次。利用课余时间也多次组织他们排练,结果等到马上快上场的时候,因为一点小事,小d突然大哭大闹起来,死活不肯上场,他的妈妈怎么劝他都不行,别的家长也都急得不行,因为他不上场,这个舞台剧就缺了一个角色,没有办法演了。后来,S的妈妈走过去,把他轻轻搂在怀里,摸摸他的头。没想到令大家意想不到的一幕的出现了,小d居然停止了哭泣,上台完成了演出。

  有一对夫妻,都是我的老乡,俩人都在北京知名企业工作,是真正的“白领”。我们两家的孩子差不多大小。他们一直不能接受的是,他们的儿子为什么那么不成器。我们在一起时,他们总是叹息自己孩子成绩差,自律性差,脾气暴躁,羡慕我有个好女儿,说他们命不好。我知道他们经常很轻率地打骂孩子,总是劝他们不要那样对待孩子,并告诉他们孩子称不称心,不是抓彩票碰运气得来的,孩子是教育出来的。他们却总是很不以为然,认为我站着说话不腰痛。

S的妈妈跟我说,这个孩子得多缺爱呀。再后来陆续了解到小d家里的一些情况,小d的爸爸是个凤凰男,从山东的农村考到了清华大学,学霸一枚。目前在一家电信行业的国企工作,工作方面也很优秀。小d的爸爸对孩子要求严格但简单粗暴,这跟他自己的求学经历有很大的关系,每次小d做的不好的时候,就是打,狠狠的打。作业写错了要打,成绩不好要打,跟妹妹打架要打…..

  有一次和女老乡聊起孩子们小时候的事,她说她的儿子从小不听话,很小的时候,到商场乱要东西,不给买就躺地上哭,不起来。她忿忿不平地说:“光因为这事,不知打过他多少次!”既然是“不知打过多少次”,说明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孩子虽然因为这一个问题吃了很多苦头,可一直没得到一个正确的观念,没形成理性,在屈服和反抗间始终没找到出路,孩子被搞糊涂了。

孩子被打骂惯了,变得越来越叛逆,家里其他的人都管不了,只能交给爸爸,而爸爸呢?就是打。孩子的负面情绪得不到释放,就会转向攻击他人。

  儿童身上屡屡不能够解决的问题,背后一定有家长教育方式的问题。打骂是家长们最常用且运用得最得心应手的一种方式,可它也是最没效,最具破坏性的一种。

02、真的是不打不成才吗?

  每个孩子都有“不听话”的时候。我相信每个孩子的“不听话”,都不需要用打骂来解决。

“不打不成才”,很多中国家长深信这句古话,他们认为打自家的孩子也不犯法,因为他们自己也就是这样被打大的。

  孩子进商店乱要东西的事我也遇到过。记得圆圆在三、四岁时,有一次她和我到超市,她要买一种加了很多色素的饮料。可能是她看到别的小朋友喝这个,而这是我坚决反对的。我很肯定地告诉她这个不能买,不卫生,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喝这个。她当时为此很生气,不肯离开那个地方,最后干脆躺地下哭闹。

小d的父亲生活在山东的农村,山东省历年都是全国高考录取分数偏高的省份。竞争十分激烈,太多普通家庭中的孩子拼命读书,就为了走独木桥考上大学,改变自己贫穷的命运。小d的父亲能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考取清华大学,必定付出太多的努力。所以他对于孩子的要求非常严厉。和很多秉承“棍棒教育”理念的父母一样,他也认为孩子不打不成才,棍棒底下出孝子。

  我不生气,就像平时看她玩沙子一样,若无其事地等着她。在等的过程中我还看看别的商品,和营业员说句话。她发现我不生气,不在意她的脾气,哭闹得更厉害。

人们都说现在的孩子娇生惯养,以为孩子们整天被蜜糖腌制着,事实上,我国儿童教育中家庭暴力现象非常严重。2007年中国政法大学两位教授对“体罚子女现象”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近三分之二的儿童曾经遭受过家长的体罚。在接受调查的四百九十八名大学生中,54%的人承认自己在中小学阶段遭受过家长的体罚,而体罚的形式中父母打人的占到88%。

  地面很凉,也脏,她的衣服全弄脏了,路过的人都在看她。我沉着气就是不着急,待她哭不动了,我蹲下身,用商量的口气问她,咱们走吧?她见我来关照她,又开始哭闹,我就又没事人似的站起来,在她跟前溜达等待。

真的是不打不成才吗?还是打了也成不了才,反而引发更多的问题呢?

  这样几个回合后,她没劲了,我又蹲下微笑着问她,好了吗,可以走了吗?她意识到再闹也就这样了,乖乖地站起来。我拉着她的小手,就像事情发生前一样,高高兴兴地走了。

一、体罚与纠正不良行为的关联度。

  我连一句批评的话都没说,也没再给她讲道理,因为道理刚才已经讲过了。圆圆此后再没提起过要喝那种饮料。而且,凡是我态度肯定地说不买的东西,她就不再坚持,非常听话。

经常我们也会听说一些虎妈狼爸的报道佐证“不打不成才”。

  对付小孩子其实多么简单,孩子哪里用得着去打骂呢。每次小冲突都是他的一个学习机会,家长耐心而真诚地去解决一个小冲突,也就解决了此后一系列的问题。

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个案例,说沈阳一个13岁的女孩,在一个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中获得冠军,而这一佳绩居然是她的父亲在三年时间里抽女儿四百个耳光得来的。这仿佛是一个成功的“不打不成才”的例子。

  打骂是教育中最坏的办法,我从不相信那些声称“不打不成才”、“棍棒之下出孝子”的人真的有这样一种信念上的诚实。这种野蛮的教育方式其实完全没有任何“教育”要素,它只是让父母出口恶气。

可是,一个平均两三天就要挨一记耳光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子,她会成为怎样的人呢?皮肤上的痕迹可以很快消失,但留在心理上的创伤能消退吗?女孩子要长大,她将不只是一个“弹钢琴的人”,她还会一个妻子,一个母亲,还有更多的角色,作为更多的角色,她会怎样去面对呢?用一个单一的成就去赌孩子人格健全与一生的幸福是否值得?

  后来又有一次,这家的男老乡无意中说起最近把读初中的儿子打一顿,因为儿子把刚买的一千多元的进口山地车丢了,车子才骑了一个月。

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大学研究发现,在5岁至9岁年龄组中,常挨打者的平均成绩比不挨打的孩子低2.8分。另有研究结果显示,长期生活在体罚环境中,儿童的情商会受到负面影响。打骂教育固然有“管理速效”,却抹杀了孩子的远景发展能力和快乐发展能力。那些长期受到家庭暴力的孩子,有不良行为的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孩子。有25.7%的孩子“自卑”,22.1%的孩子“冷酷”,56.5%的孩子“暴躁”,这些都是未成年人犯罪的潜在动因。

  唉,这也是打孩子的理由吗?这时我想到,我刚花7000元买的摄像机,镜头被圆圆不小心摔坏,换一个就花去2000元,而我一句都没说她。甚至都没说一句“以后注意点”这类提醒的话。摔坏的一瞬间,孩子看出来我有多难过,她自己也很难过,这就够了。难道因为我没给她一个告诫和提醒,她以后就不知道要小心吗。家长少说废话,孩子才会认真对待你有用的话。

图片来自网络

  孩子闯祸都是无意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原谅孩子无心或无奈下所犯的错误呢?而且,孩子闯了祸他自己心里就很痛苦,有内疚感。家长的打骂只是让他没有自尊,觉得大人更爱的是那损失的钱和物,他感受到大人不体谅他,心里生发出逆反情绪,同时也失去内疚感——经常这样来“教育”孩子,他怎么可能不变得越来越不听话,越来越对什么都满不在乎呢?

我有一个朋友家的女儿,很小的时候来过我家做客,是个很聪明灵俐的孩子,她的母亲对她的管教十分严厉,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暴打一顿,有一次因为孩子不小心把家里刚买的苹果手机摔坏了,被母亲纠着打了大半夜,孩子吓得躲在桌子下面不敢出来。现在女孩已经15岁了,经常逃学撒谎,还结识了一些社会上的不良青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快快长到18岁,就再也不回这个家,这个孩子的未来令人堪忧。

  我开玩笑地问这位老乡,你上次丢了手机,那手机好像挺贵的吧,回家后老婆打你没?他知道我是针对他打儿子的事说的,笑了,说:怎么能把我和儿子放到一起说事,他是孩子,我是大人啊。打他是让他记事,是为他好——家庭教育中这种强盗逻辑很多,打孩子说成是“为孩子好”,撒恶气说成是“教育孩子”。打了人还要把这说成是“爱”,让被打的人来领情——天下有这么不讲理的吗?

在严厉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会变得自卑,性格内向,缺少人际沟通能力,缺少自我反思和自我管理能力,坏脾气,甚至是堕落等等。

  面对一个未成年人,成年人最大的文明所在,就是站在儿童的角度,努力理解他的所想所为,以他乐意接受的方式对他的成长进行引导。你必须要把他当作一个“人”来平等对待,而不是当作一个“弱小的人”来征服。

二、体罚引发孩子攻击性行为的增加。

  家长当然都不是圣人,会经常因孩子的问题有情绪起伏。但我们一定不能任性,要学会在孩子面前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高兴时把孩子宠上天,不高兴就打骂孩子。家长要确立一个信念:不管孩子多大,在任何时候,因为任何原因,都不打骂孩子。要记住,凡通过打骂能解决的问题,通过态度友好的教育也可以完成。

在一项有273名印第安那州和田纳西州幼儿园儿童的研究中,研究者要求儿童父母填写一份他们对自己孩子所使用的体罚类型的自我报告表。

  打骂孩子也可以形成一种习惯,一旦形成了,也不好改。

这项测验关注的是孩子的母亲。6%的母亲不使用体罚。68%的儿童被母亲打过屁股。剩下的26%的儿童受到过严重的体罚:母亲曾对他们拳脚相加,或他们曾遭到过母亲的毒打。

  一位小学生的家长来找我咨询。她经常打孩子。她对我说,每次打完孩子都非常后悔,但自己脾气不好,一遇到孩子惹她生气,就控制不了。我在做了一些相关疏导后,说了几句比较刺激她的话:你可以非常诚实地在内心想一下:单位领导惹你生气时,你会去骂他吗?你的兄弟姐妹或同事让你不高兴时,你会动手去打吗?其实,人在做出一个行为时,往往瞬间就能把结果判断出来。家长如果说在孩子面前忍不住脾气,因为你心里早已清楚,你打孩子一顿,既能解气,他又不会把你怎样。你在孩子面前是权威,是主人,你不用担心打人的后果,所以你就总是“忍不住”。

在母亲们报告了他们的体罚类型后大约六个月,研究者观察了这些儿童在学校里与同伴间的交往情况。研究者记录了儿童对同伴的攻击性行为——例如,在哪些场合下他们收到欺侮或变得生气而打了另一个儿童。基于这些观察,每个儿童都得到了一份每小时攻击性行为的分数记录。

  家庭成员间的关系,是生命中最深刻的一种人际关系,在这样一种关系中所体会到的东西,或好或坏,都会给儿童留下终身印象和一生影响。我猜测上面这位家长在童年时代多半也遭受了不少家庭暴力。

下图显示了研究结果。图中可见,母亲的体罚越严重,儿童攻击性行为就越多。这些数据生动地说明,儿童从父母那里学会了攻击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从小挨打受骂,虽然他本人就是家庭暴力教育的受害者,可他长大后多半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孩子,同样顾及不到孩子的感受。不是他不爱自己的孩子,是不会爱,缺少爱的能力。常听到人们说:我脾气不好,遗传了父母的脾气。仿佛这“脾气”是娘胎里带来的。事实上“脾气”不是来自血脉的生物遗传,是来自生活体验的心理传递。

这项研究清楚地表明,体罚不能起到人们预想的会使坏孩子变好的效果。

  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大声叱责,这是人们相互关系中修养很差的基本特征。凡是出现大声叱责的地方,就有粗鲁行为和情感冷漠的现象。用大声叱责(家庭中还有拳头)教育出来的孩子,失去了感觉别人最细腻的感情的能力,他看不到也感觉不到周围的美,他非常冷漠无情,毫无怜悯心,在他的行为中有时会出现往往是人身上最可怕的表现——残忍。”

父母体罚与儿童攻击性行为的关系

  我的一位女同学,她工作、人际关系等各方面都很出色,却经常在家里打骂孩子。有一次我们聊天,她谈到她父亲时,历数其父的不是。她父亲在她小时经常打她。她觉得父亲当年打她那些理由一个都站不住脚,对父亲的行为充满蔑视,甚至有一种仇恨感。后来我们聊到她的孩子,她又历数孩子的不争气,讲了一串孩子该打的事例。当我表示她对孩子的态度是来源于她父亲的粗暴时,她对此断然否定。说她和父亲不一样,她父亲打她没有道理,而她打儿子都是有理由的。

经常遭受暴力体罚的孩子,不管是口头上的争吵还是身体的攻击,都会产生一种极端的反应,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这种经历会让孩子的安全感荡然无存,也会使他丧失对环境的控制能力。

  是啊,我们小时候家里缺的主要是粮食,所以孩子把饭烧糊了会挨打。现在的孩子绝不会因为这事挨打,他们挨打的原因可能是考试不好或上网——可这是区别吗?这位女同学和她的父亲其实都因为同一个原因打孩子,即孩子惹自己不高兴了。他们对幼小的孩子共有的“教育方式”就是拳头。从做家长的修养上看,他们其实是很相像的。

三、体罚引发孩子大脑结构的变化。

  打骂孩子可能会解决眼前的一个小问题,却给孩子的成长留下大隐患,创痕会伴随孩子一生。经常挨打的孩子,他的身心两方面都会受到损害。他从家长那里感受到的是屈辱,体会的是自卑,学到的是粗暴,激起的是逆反。就像人冷了会起鸡皮疙瘩一样,他会不由自主地在心理和生理上发生一系列改变。

有一项研究显示,孩子在三年以上的时间中,每个月至少被揍一次,可能会对孩子的大脑产生明显的影响。研究者发现,经常被揍的孩子,大脑前额皮质的某些区域中灰质明显少。意味着孩子将来更有可能患上抑郁等精神障碍,更有可能酗酒,智商测试成绩可能更差。

  蒙台梭利博士说:“每种性格缺陷都是由儿童早期经受的某种错误对待造成的。”

此为,科学家们还发现,如果孩子长期处在被忽略、虐待或者暴力环境下,会感受到有害压力,大脑结构会发生破坏性的变化。

  打骂的方式绝不可能让孩子健康成长,只能让他的心理扭曲。一个心理残疾的人,远比一个生理残疾的人更糟糕,而且多一层可怕。2008年奥地利曝出一件让整个国家蒙羞,让全世界震惊的事件,一位叫约瑟夫的父亲,在地下室囚禁他的女儿长达24年,并对其实施性迫害,致使其生下7个孩子。并且他还虐待他的老母亲,把她关在阁楼上,经常让她忍饥受冻,直到死去。当代社会为什么还存在这样的“超级野人”?媒体挖掘的一些报道应该能说明问题:约瑟夫在童年时,经常遭受来自母亲的暴力和虐待。

四、体罚引发孩子情绪的障碍,人格缺陷。

  这是个极端的例子,很典型地说明,畸形的家庭教育会给一个人带来怎样的恶果。

  在严厉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会变得自卑,性格内向,缺少人际沟通能力,缺少自我反思和自我管理能力,坏脾气,甚至是堕落等等。也有生理上的反应,如呕吐、腹泻、胃肠疾患以及失眠等。

图片来自网络

  童年时代的每一种体验都可以在生命中留下痕迹,孩子没有“小事”,每件小事都是深刻地影响着他成长的大事。每件小事都是最初抓在手心中的那把雪,可能滚成一个硕大的雪球,对未来形成巨大的影响——同时也像一个比喻说的那样,南美的一只蝴蝶挥动翅膀,有可能引起北美的一场龙卷风。

**蒙台梭利博士说:“每种性格缺陷都是由儿童早期经受的某种错误对待造成的。”
**

  现实生活中当然有一些事例佐证着“不打不成才”的观点。

暴力家庭中,孩子最本能的保护自我的方式是“压抑”。人作为复杂的有机体,天生就有一套保护自己的机制,这类方式在心理学中叫做“心理防御机制”。孩子在比自己强大的父母面前,为了维护自己,让自己生存下去,最常见的保护自我的方式就是“压抑”。即把一些得不到满足的愿望和需求,硬生生地挤压到潜意识层面。

  2005年网上看到一篇报道,说沈阳一个13岁女孩,在一个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中获得冠军,而这一佳绩居然是她的父亲在三年时间里抽女儿400个耳光得来的。这仿佛是一个典型的“不打不成才”的例子,它不知会让多少父母相信用耳光可以促进孩子“成才”。

然而任何的压抑,都需要表达,潜意识中压抑的情绪会以扭曲变形的方式呈现出来,对外就是攻击比自己弱小的个体。对内就是攻击自己,引发抑郁情绪。

  可是,一个平均两三天就要挨一记耳光的孩子,尤其是个女孩子,她会成长为一个怎样的人呢?耳光打在皮肤上的痕迹很快会消失,但留在心理上的创伤能消褪吗?女孩要长大,她将不只是个“弹钢琴的人”,她还会是个有很多种角色的人。作为更多的角色,她将会表现出怎样一种面貌呢?如果说这个个案有代表性,它不代表一种成功教育,只能代表一种畸形价值观下危险的做法。它在用一个单一成就,去赌孩子人格健全与一生的幸福。

心理学家的研究发现,12岁之前,是一个孩子的人格基本形成的阶段,很多成年后的变态行为都与童年时期遭受的暴力压抑的情绪有关。

  我曾见过一位母亲,她得意洋洋地说:孩子就得打,我那孩子,只要揍一顿,或臭骂一顿,立刻就听话了。可以断定,这位母亲只能在孩子还未成年时,在着眼于某一孤立事件时,并且在她毫不关心孩子的幸福感时有这份得意。她的得意不真实,也不会长久。

如果孩子长期生活在家庭暴力之下,那么在成长过程中,他的处世方式和处理冲突的方式可能就不太正确也不太健全。他会认为用暴力手段来解决问题是可以接受的,并且可能在将来虐待他的伴侣或孩子。

  我还认识一位女孩子,她很漂亮,学习出色,工作能力强,看起来性格也活泼开朗。在她身上似乎找不到缺点。她只是一直以来胃肠功能不好,二十岁上大学时急性胃穿孔,差点要了命,胃被切去三分之一。医学上早已发现,慢性胃肠疾患和人的消极情绪以及压力有关。从她的疾病及偶尔流露的一些性格特点,我估计她儿时的生活一定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有心理创伤。果然,后来有一次我们随便聊起来,她说她妈妈从小打她,打得非常狠。比如有一次她放学后到妈妈单位拿家门钥匙,走时忘了和办公室的阿姨说再见。就这么点事,她妈妈半夜加班回来,一把将她从被子里拎出来,暴打一顿。她说当时自己正睡得香,冷不丁挨打,根本都不知道因为什么,而类似的事发生过很多次。

2008年奥地利曝出一件让整个国家蒙羞、让全世界震惊的事件。一位叫约瑟夫的父亲,在地下室囚禁他的女儿长达二十四年,并对其实施性迫害,致使其生下七个孩子;并且还虐待自己的母亲,把她关在阁楼上,经常让她忍饥受冻,直至死去。当代社会为什么还存在这样的“超级野人”?媒体挖掘的一些报道应该能说明问题:约瑟夫在童年时,经常遭受来自母亲的暴力和虐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