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把“性教育”做成“性启蒙”,比不做还要坏得多。

“把性教育”做成“性启蒙”,比不做还要坏的多。

最近一本《小学生性教育读本》的教材因被家长质疑尺度太大从而引发了各种吐槽和争议。看教材里的配图,确实比之前很多有关性教育的读本都要大胆,但是为此我们是不是就要否定它的意义,还需要再商榷一下。

  青少年出现早孕、滥性等问题,根本不是因为他对性知识了解得少,而是因为精神空虚,道德情感发育不良,缺少自爱及爱人的能力。

青少年出现早孕,滥性等问题,根本不是因为他对性知识了解得少,而是因为精神空虚,道德情感发育不良,缺少自爱及爱人的能力。

图片 1

  “孩子是从哪里来的”,这几乎是每个孩子都会问,并让每个家长都难回答的问题。很多人都说应该正确告诉孩子,但怎么个正确法,却往往含糊其词。

今天的这个话题可能相对于国人来说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但是又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为何这种需要通过科学和正当途径来宣教的东西,在我们这个开放了这么多年的时候,还是这么的忌讳,我们的政府和教育部门还是不肯做点实在的,来正确的引导青少年们。结果现在反而问题更多了,什么侵犯幼童的事情层出不穷,未婚先孕等等。包括同性恋的问题,其实都应该可以用科学,正当的视角来面对,这样我们可以避免很多悲剧的发生,我们的孩子们更能学会自我保护,特别是女孩子,难道就是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比较排斥
,羞于启齿?不管怎样,我们的家长必须担负起这样的责任来!

作为父母,我们从孩子出生起就全身心守护着他们的健康,并且绞尽脑汁的去规避各种对孩子不安全的因素。但是,偏偏对于安全基本常识里最需要启蒙的性教育,却很少主动提及,甚至在孩子问到时也是含糊其辞甚至羞于回答。

  我曾看到一篇文章,有位妈妈是这样回答的:“妈妈的身体里面有一种叫卵子的细胞,爸爸身体也有一种叫精子的细胞,有一天,它们两人相见了,卵子就热情地邀请精子去她的家里做客,他们俩就一块去了妈妈的肚子里。妈妈专门为他俩准备了一所美丽的宫殿叫子宫,在妈妈的子宫里,卵子和精子合成了一个受精卵,经过妈妈身体里营养物质的哺育,它们成长为一个小胎儿,等到胎儿十个月的时候,妈妈住到了医院,医院里的助产士阿姨就把宝宝接出来了,你这个小生命就诞生了。”——这个回答太复杂了!这不是在回答一个三、四岁的孩子问题,这是在进行一个科普讲座。

“孩子是从哪里来的”这机会是每个孩子都会问并让每个家长都难回答的问题。很多人都说应该正确的告诉孩子,但怎么个正确法,却往往含糊其辞。

说起性教育,许多父母总觉得尴尬、羞于启齿。大多数人误把“性教育”等同于“性行为教育”,这是一个思想误区。

  卢梭在他的教育名著《爱弥儿》中举过一个例子:一个小男孩子问他妈妈孩子是怎样来的,妈妈告诉他“是女人从肚子里把他屙出来的,屙的时候肚子痛得几乎把命都丢了”。卢梭认为这个回答很经典,因为它告诉孩子的是一个生孩子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妈妈在“孩子是怎么来的”后面立即跟上了“痛苦”,这像一层遮挡,阻止了孩子的好奇和想象力。所以它既给予了孩子一个肯定的回答,又不会挑逗他的想象。

有位妈妈解释的很复杂:妈妈的身体里面有一种叫卵子的细胞,爸爸身体里也有一种叫精子的细胞,有一天,它们两人相见了,卵子就热情地邀请精子去她家做客,它们两就一块去了妈妈的肚子里。妈妈专门为他两准备一所美丽的宫殿叫子宫,在妈妈的子宫里,卵子和精子合成了一个受精卵,经过妈妈的身体里营养物质的孵育,它们成长为一个小胎儿,等到胎儿十个月的时候,妈妈住到了医院,医院里的助产护士阿姨就把宝宝接出来了,你这个小生命就诞生了。这个讲法虽然详尽,还是如果是讲给一个3,4岁的孩子,可能就像一个科普讲座让他们无法理解。

图片 2

  卢梭认为性启蒙应尽量延迟,就是不给他们以机会,不使他们产生好奇心。当然绝不能为了延缓而对孩子瞎说八道。如果不得已要告诉孩子,也应该用简短的话语、没有犹豫的口气告诉他,而绝不可带出不好意思的、色情的表情来。

卢梭在他的教育名著《爱弥儿》中举过一个例子:一个小男孩子问他妈妈孩子是怎样来的,妈妈告诉他:是女人从肚子里把他屙出来的,屙的时候肚子痛的几乎把命都丢了。卢梭认为这个回答很经典,因为它告诉孩子的是一个生孩子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妈妈在“孩子是怎么来的”后面跟上了“痛苦”着相一层遮挡,阻止了孩子的好奇和想象力。所以它既给与了孩子一个肯定的回答,又不会挑逗他的想象。

事实上,孩子在不同年龄段,一些与性相关的概念和认知是应该让孩子了解的。

  事实上儿童对性的好奇根本不像成人以为的那样大,成人完全可以避开解释的尴尬,把这个问题用另一个说法坦率地讲出来。

卢梭认为性启蒙应尽量延迟,就是不给他们机会,不使他们产生好奇心。当然决不能为了延缓而对孩子胡说八道。如果不得已要告诉孩子,也应该用简短的话语,没有犹豫的口气告诉他,而绝不可带出不好意思的,色情的表情来。

比如:男女不同的性别特征和生理构造、安全隐私教育等内容是需要讲给孩子的。这样做是为了让孩子学会接纳自己的身体和性别,从而能更好的爱自己和保护自己。

  圆圆三、四岁时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当时不假思索地告诉她,是观音送子娘娘送来的。没过多久,她有一天突然问我:“我是观音送子娘娘送来的吗?”我说是;她又问:“你也是吗?”我说是;她犹疑了一下又问:“我爸爸也是吗?”我说也是。她一脸惊奇,片刻后突然很委屈地说:“那我怎么在那里没见过你们?”说着眼泪就要下来。

事实上儿童对性的好奇根本不像成人以为那样大,成人完全可以避免解释的尴尬,把这个问题用另一个说法坦率的讲出来。

像上面提到的教材《小学生性教育读本》,有些家长质疑它的尺度太大,认为这样更会引起孩子的好奇。也有家长疑惑,孩子这么小需要性教育吗?长大后自然就懂了啊。

  我非常惊讶,明白她是说我们曾经都在观音送子娘娘那里,应该在出生前早就认识啊。3岁左右的孩子开始对父母怀有深刻的情感,不仅仅是依恋,还有强烈的占有欲。在观音送子娘娘那里我们各不相干、互不认识这样一种情况让她非常失落。

尹老师是这样对她女儿解释的:是不是经常有人说圆圆长得像妈妈,也有人说你长的像爸爸?我和爸爸结婚后,想要个孩子,就从爸爸身上拿了一点点东西。然后又从妈妈身上拿了一点点东西;然后把这两点点东西放在一块;放到妈妈肚子里;小圆圆就慢慢在妈妈肚子里长成了。所以小圆圆长得又像爸爸又是像妈妈,你自己说说你像谁啊?把话题转移。圆圆问,她是如何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尹老师说“到医院把肚子划开取出来的,做手术因为用了麻药,所以也不痛”

这样的说法代表了一大波最传统的性教育观念。我们这一代人就是在这样模糊的不能再模糊的性教育启蒙下,由孩子变成了孩子的妈妈或爸爸。

  我一下有些不知所措,明白自己那样给孩子瞎说,把她的认识搞乱了。我赶快抱起圆圆,给她擦擦眼泪说:对不起宝宝,妈妈以前那样给你讲是编了个故事,觉得那样讲很有趣,其实不是那样的。

性是人的天性,到了该懂的时候自然会懂,就像会走路时人的天性,只需要时间来成全一样。孩子终究会有一天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但到了那个时候,她就理接大人为何要那样说,同时,我也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有了是非观,完全可以进行自我教育了。

因为我们的爸爸妈妈自己都有些羞于提及这些,所以,他们不会主动告诉我们,当被问及时,大多也是搪塞之词。

  圆圆瞪大眼睛,好奇地期待着我给她讲出“真相”。

正确的良性观绝不可能孤立的存在,它是一个人整个价值观,人生观的一部分,孩子只要有良好的价值观和正确的人生观,他一定会同时又健康的两性观。

图片 3

  我想了一下,问她:“是不是经常有人说小圆圆长得像妈妈,也有人说你长得像爸爸?”她说是。我说:“我和爸爸结婚后,想要个孩子,就从爸爸身上拿了一点点东西”,我用手到她的小胳膊上轻轻地做了一个捏走一点点东西的样子——“然后又从妈妈身上拿了一点点东西”,说话间我到自己的脸上做一个揪下一点点东西的动作——“然后把这两点点东西放一块”,我用两个手指做揉搓一起的动作——“放到妈妈肚子里”,我用大拇指做一个往肚脐眼摁的动作——“小圆圆就慢慢在妈妈肚子里长成了”。

性教育现在有一种趋势,就是恨不得把所有的性生理知识都告诉孩子们,认为性教育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在孩子年龄尚小还未产生性欲前,就把一切毫无保留地告诉他们,使他们不再对此有疑问,然后就不再产生好奇,应该这样吗?

不可否认,孩子在一定年龄段会对性教育方面的内容有好奇感,但是,如果不大大方方的讲给孩子,他们会自己去找渠道打听了解。

  圆圆眼睛里闪现着惊奇的光泽,我马上接着说:“所以小圆圆长得又像爸爸又是像妈妈,你自己说说你像谁啊?”我已把话题转移了,圆圆经我提示,就很有兴趣地考虑自己像谁的问题去了,不再追问别的。

2007年网上有传,台湾的小学给孩子们发生了性教育教材,上面不仅有两性生理差异及生殖说明,而且有男女行脚的插图。这引起了许多家长的抗议,据说,教材的编写是有医学专家的参与的。尽管编写者和推广者出来说这样做事有道理的,但她们并没有说明这样一种教材的方案到底是建立在哪一种教育理论上,哪一位教育家的理论可以佐证此举的正确性。

最可怕的是或许会因为他们的一知半解而被一些人利用或伤害。至于,有部分家长认为“孩子小不用进行性教育,长大后自然就懂了”的论调更是不负责任。

  又过了几天,她还是想起这事,又问我,我是怎么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的?我就告诉她,“到医院把肚子划开取出来的,做手术时因为用了麻药,所以也不痛”。不论是剖腹产还是顺产都可以用这个回答,孩子并不会追究你肚子上有没有刀疤。

而07年《广州日报》报道,深圳首部中小学性教育读本遭家长投诉。该读本由深圳市教育局和深圳计划生育中心联合编写“在适合9-12岁的小学读本中,记者看到,已经开始有用简单的语言讲述避孕,节育知识,而12-15岁的初中读本开始涉及月经,手淫等性发育问题,并详细地谈到了怀孕的诊断方法,三种避孕措施和人工流产等内容。该教材开始提及同性恋,性心理障碍等问题,还直面了网络色情,网恋等问题。

近些年来,孩子被性侵的案例越来越多,已经不容我们忽视了。

  又过一段时间,她又好奇地问我从爸爸妈妈身上揪一点什么东西下来,就能做成个小孩子,是不是揪一点点肉,疼不疼。我说:“哦,是揪很小的一点肉,不疼,不过那得长大才有办法揪得不痛,小孩子不能做这种事。哦,吃完饭想去找婷婷玩,还是想找小哲玩?”话题就这样又一次被不露声色地转走了。

这是性教育课还是性启蒙课?后果是让孩子们学会了用理性慎重的对待性,还是更开启了他们的好奇,使他们心绪萌动?这些“常识”促成的,是他们对诱惑的拒绝,还是对诱惑的倾心?

图片 4

  性是人的天性,到了该懂的时候自然会懂,就像会走路是人的天性,只需要时间来成全一样。圆圆终究有一天会知道孩子是从哪里来的,但到了那个时候,她就理解了为什么大人要那样说;同时,我也相信,到这个时候,她就已经有了是非观,完全可以进行自我教育了。

国家开设学生心里健康课,学校就把这些课承包给医院的心理科,孩子不听话爱捣乱,家长就带着去医院看多动症,需要进行性教育,就请来生殖医学的专家们编教材—这支合作正常吗,它所实现的功能到底是教育还是反教育?

所以,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是很必要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