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到林黛玉面前讽刺贾母,看明白的人不多

第五十七回发生了几件事,首先,贾宝玉和紫鹃说林黛玉吃燕窝不好和王夫人说,令人对宝黛姻缘心中惴惴;其次,紫鹃一句话让贾宝玉突然疯魔,贾家被折腾个底朝天;最后,薛姨妈来看林黛玉,说了一通林黛玉与薛宝钗的姻缘由月老做主,不知道在哪里的不咸不淡话,最后又要替林黛玉和贾宝玉做媒。五十七回是宝黛爱情彻底昭告世人的一回,所有人的反应都很隐讳。最令人奇怪的是薛宝钗当面开起了林黛玉的玩笑,说她哥哥薛蟠没媳妇,是看上了林黛玉,要娶她为妻。薛宝钗此言一出引发争议,说什么的都有。下面说说我的看法。

红楼梦五十七回发生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紫鹃因为关心林黛玉,试探了贾宝玉的心意,不想贾宝玉差点因此疯癫。此事闹得贾家上下皆知,后果就是所有人都清楚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有情,贾宝玉非林黛玉不娶!对此表现最敏感的是薛姨妈。她不久跑到潇湘馆,有了一出做媒的插曲!

薛宝钗和林黛玉作为《红楼梦》双壁,每每被人拿来与林黛玉比较。不同的人对两人有不同的看法和观点。谈不上谁对谁错。客观来说宝黛二人不分轩轾,难分上下。但作为比较总要分角度高低,下面说几点薛宝钗不如林黛玉的地方。并非贬低宝钗,而是客观陈述下。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薛姨妈道:“你不厌我,就认了才好。”宝钗忙道:“认不得的。”黛玉道:“怎么认不得?”宝钗笑问道:“我且问你,我哥哥还没定亲事,为什么反将邢妹妹先说与我兄弟了,是什么道理?”黛玉道:“他不在家,或是属相生日不对,所以先说与兄弟了。”宝钗笑道:“非也。我哥哥已经相准了,只等来家就下定了,也不必提出人来,我方才说你认不得娘,你细想去。”说着,便和他母亲挤眼儿发笑。黛玉听了,便也一头伏在薛姨妈身上,说道:“姨妈不打他我不依。”

图片 4

一,薛宝钗出身让她无人问津

薛家母女在潇湘馆讲了很多话。其中薛姨妈的话有点沉重。反倒是林黛玉和薛宝钗一派轻松。林黛玉心情轻松很正常,贾宝玉用发疯表达对林黛玉的感情,虽然宝黛二人前途不好说,但哪个女孩子不希望有男孩子对自己这样深情。林黛玉的快乐心情溢于言表。

薛姨妈道:我的儿,你们女孩家哪里知道,自古道:千里姻缘一线牵。管姻缘的有一位月下老人,预先注定,暗里只用一根红丝把这两个人的脚绊住,凭你两家隔着海,隔着国,有世仇,也终究有机会作了夫妇。这一件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凭父母本人都愿意了,或是年年在一处的,以为是定了的亲事,若月下老人不用红线拴的,再不能到一处。比如你姐妹两个的婚姻,此刻也不知在眼前,也不知在山南海北呢。

宝钗一来贾家,“金玉良姻”随之而来,令人误解薛宝钗就是来嫁给贾宝玉的。实则并不是!薛家母女进京。打着选秀的名义。其实她那个“选秀”根本不是选妃,而是选“高级宫女”。用“选秀”之名,其实是曹雪芹暗示薛宝钗进京就是找婆家。她此后就像“秀女”一样被京城权贵挑选。希望折一门佳偶,钓得金龟婿。

图片 5

贾宝玉“疯”后不久,薛姨妈就跑到潇湘馆,先扯出了一出姻缘天注定,不是人力能挽回的说辞。借以针对贾宝玉发疯对林黛玉的矢志不渝!缘分天定,隔着远也能凑在一起,是将林黛玉和薛宝钗并列,怕林黛玉多想。父母本人都愿意,年年在一处也没戏,恶意指出林黛玉和贾宝玉不一定有结果!

薛家来京城后,薛姨妈带着薛宝钗林林总总也参加了一些京城的聚会,比方以王子腾夫人的生日为代表。但到五十回后,她连舅舅王子腾的生日都不去了。明显是几年下来碰壁,无人问津后彻底不抱希望。等七十一回贾母亲自组织薛宝钗参加南安太妃和北静王妃的相看,依然没有人看的上,无疑是出身拖累了她。

贾宝玉因林黛玉而癫狂,贾家上下皆知,背后原因不言自明。薛宝钗的表现很奇怪,仿佛突然轻松了,她在薛姨妈和林黛玉面前表现的像个小女孩,从人物性格和情节描写看,绝不是宝钗有意做作,而是真的轻松起来。

图片 6

宝钗商人出身,父亲不过就是商人。与林黛玉的书香世家出身,父亲是科举探花,巡盐御史可谓天地之别。林黛玉若像薛宝钗一般找婆家,早都嫁出去了,绝不会无人问津。而宝钗之所以如此抛头露面“北漂”找婆家,正因出身太低,家族在父亲死后陷入危机,不得已才含羞受辱推销自己。其所有的压力,皆来自于出身的不得已。

薛姨妈带着薛宝钗和薛蟠进京,其他借口都是扯淡,最主要是薛家家道衰落的太严重,薛蟠本人不成器,如果不找一个靠山扶持薛蟠,不用几年薛家就彻底完了。薛家住到贾家,推动“金玉良姻”,是想借薛宝钗与贾家联姻,再反哺薛家。毕竟王子腾也好、王夫人也罢,帮助薛家是情意,却不可能一辈子有求必应。只有薛宝钗有好结果才可能无私帮助哥哥。

薛姨妈大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之意!贾宝玉用生命作威胁,如果贾家不给他娶林黛玉,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敢负责?贾母不敢,王夫人也不敢!金玉良姻遭遇了最大危机,贾宝玉用生命投了反对票,薛姨妈能怎么办?所以她又说:

图片 7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